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历史

十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57:03

人的生命就像一场烟花火,存留盛开的璀璨,即刻凋败。转瞬即逝的绚烂。  ——题记  男子在前面奔跑,有着一走不回头的毅然和决绝。女子站在原处哭泣,哭得撕心裂肺。她拼命地呼喊,请带我前行。  在我的梦里反复出现这样的情节,醒来之后内心感到强烈的惊恐与不安。  我正在失去我青春的容颜。我终究躲不过时光的浸蚀。那些已经逝去的年华如同花树上的花瓣,一片一片地飘落,丢到地上。散落在天涯。  一片两片三片四片五片六片七片八片九片十片。  这就是我的十年。我的青春。我的年华。我的记忆。  一个人行走。一直都是。  不停地走,时有停留,再度踏上旅程。我已经能够习惯这样的漂泊,并且从中感受到流浪的孤寞。  我常常什么都不做,只是行走在大街小巷中。行走。行走。行走。  我的脸上总是显露出傲然与倔强,堆满一筹莫展的神情。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我在我的世界里孤独前行。而这是否就是我所想要的一切?  在我的少女时代,我曾经梦想着去过四处漂流居无定所的生活。这样的念头愈发疯狂和强烈。游走,落脚,再离开。这构成了我浓烈的梦想,这是我灵魂深处最热烈的呐喊。  在年少的岁月里,对离开有着剧烈的渴望和需索。而直到很多年以后才能够知道,如同花瓣,如同树叶一般的飘散更增添了我体内的不安定因素。  我始终是决然的女子,一直想要遵循自己,不喜欢被操纵,而母亲又总想把我留在身边。也许是年轻的执拗,我逃亡般的远离她,执意踏上自己的路途。她总是说,你和他都一样的倔强和狂傲,决定了就一定要去做,有了梦想就一定要去实现,不管前方有多少荆棘。谁劝都没有用。没有用。  我那时并不能知晓她内心的煎熬与疼痛,只是一味的前行。丝毫不顾及她的想法。  她深知自己无能留住我的脚步,开始喜欢和我说话,不停地说。仿佛我离开之后就不再回来,会将她丢弃。她有时会轻声埋怨,你和他都走了,你们怎么都丢下我了呢?  我说,你是不是想他了。  她不说话,显然不愿意我提及。我从背后抱住她,她颤抖着哭。  临行的那天晚上。我们一起翻他们共同拍下的照片,照片因为搁置的年数太久而变得发黄。可是他们的容貌都还是清晰可见的。我向她问起他,她的脸上立刻变得羞怯起来。  直到多年以后,每当我想起她哀婉的神情,依然在心里想,他们有过怎么样的过去啊。她要独自一人熬过多少难捱的日日夜夜啊,她是不是每天深夜都躲在被子里哭泣可是身边没有人能够带来安慰。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总是难以抑制地酸涩起来。  我想我和她真的是相象的,我们都选择了这种无望的生活并且难以逃脱。这也许是我们的宿命——种与生俱来的悲情。我们生存在不同的城市,并且不停地追索着自己内心的渴求。我们每天对着空荡荡的屋子,眼睛里写满空洞没有神采,穿梭在人群里,穿行在闹市中,守着一颗寂寥的魂灵。  我极少回家,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她写一封信并寄几张照片给她。让她知道我在哪里,我的笑容是否依然明亮。只是我已经开始衰老,她应该能够感觉得到我的这种改变。  与他一样,我留给她的,终究也只能是几张照片而已,以为这样她便可以放心,不再挂念。我仿佛一匹桀骜不驯的烈马,不能遵照她的意愿,这令她头痛不已。  等到后来我回家的时候,感叹世事变迁,我提出要留在她身边。她手脚变得不灵活,我想她大抵也是需要我的,我毕竟是他们唯一的女儿,而父亲已经离开。可是她反而不愿意了,你应该有自己的梦想与追求的。  我知道她心里爱护我并且舍不得我走,可她又是万分倔强的女子,希望我有好的前程。不愿意我为她停留,所以从不对我诉说她内心的苦楚。  我于是再度回到自己原先的生活轨道中去,一切都在继续。虽有诸多的不安定,而我又已习惯。  我买来大量的书刊和影碟,在别人的故事里游走。同时也记录自己的想法,写下属于自己的故事。每天都要忙到深夜甚至凌晨,可是内心痛快淋漓。  我在读到岩井俊二的《情书》时内心挣扎般的难受,他述说着那样一个淡然干净的故事,一份如同樱花般淡淡的让人感觉圣洁的情感。  我在深夜里躲在黑暗深处默默流泪。我知道我想起了他———个在我睡梦中反复出现的男子。他早已远离我的视线,而我多年来始终不能将他遗忘。如同一片阴影。如同一场噩梦。如同一道刻痕。  我和他没有任何共同的回忆,我对他保留的感情仅仅只是仿佛男藤井树对女藤井树的单纯喜欢。而即使是多年后想起依然感到光鲜和美好。  我一直都躲在暗处注视他的身影。他喜欢穿白色的衬衫和蓝色的T恤,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一副很清丝的样子。  他似是喜欢笑的男子,会常常对我说,你要多笑一点,你怎么都不大说话呢?  我那时是很安静的女子,每天都是沉默。独自看书或是听歌,对周遭的一切人或事都没有兴趣。我一心想着逃离,去往自己的梦想王国。我常常在上课的时候数外面操场上掉到地上的零零落落的树叶,它们随时都会被行人踩碎。来不及发出呻吟。我有时会忍不住心疼它们的命运,它们如我一般卑微的命运。我习惯这样,走神,时而也会望着天空发呆,不时地想着雨果的那句话,对天空望久了便能望见上帝。一片阴霾。  这样的次数弄得多了以后,老师时常会注意到我。所以每当这时,他就会轻轻地碰一下我的胳膊,向我示意。然后两个人相视偷笑。  可是有时候他也会像个大人一样说我,你这个样子下去,高考怎么办啊?你不准备上大学了吗?  我懵了。仿佛是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被别人在不经意间无情地揭露开来。  高中时期的我已经对学习显得相当厌恶,对应试教育亦是仇视的,整日都是一副无奈和颓然的样子。我那时就已经是凛冽清傲的女子。脾气变得暴躁起来,不愿与周围的人有过多的接触。一度沉迷于杜拉斯和村上春树的文字,有种与世隔绝的惨烈。  后来慢慢和他熟悉起来,他是学习成绩很好的人,可是自身并不自负。他说,这种教育体制确是不好的,可是我们终归是要面对现实。  我明白。这样的机制,这样的考试对他而言,等于是获得了生存的武器。  可是我依然是颓靡的样子,脸上写满傲然。包括对他也是如此。而内心里又是喜欢他的,却因为我的倔强,我要维持我的骄傲,只能对他隐瞒我的想法。在他面前掩饰得不露声色,并且脸上露出一副高傲的神色来。  我始终记得他喜欢的那首歌《十年》。他常常说,十年后不知道我们都变成什么样子了。我极力掩饰自己的伤感,我想我们可能会成为陌路人。  十年。十年的时间足够将我们的单纯时代给磨损,祛除。摧毁。  我再去见你的时候,你还会认得我吗?  我有一次去图书馆的时候碰见他,他问我,借什么书?  我撇撇嘴角,轻轻回答,《情人》。  是杜拉斯的啊,我高一闲着无聊时看过。  我喜欢重温她的文字。她让我感到空气里有氤氲的味道。  他于是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我,你是个会让人感觉沉重的女孩。  你相信这样夭志不渝的爱吗?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这样的一个人,甘愿用尽全身的力量去爱,一生的光阴都只能爱这样的一个人。然而这个人往往不会在我们的生命里永驻,所以我们只能用一生去爱去怀念去为之心伤。直至死亡。  我们的爱,往往无法得到圆满。残破不全。而这恰恰也是爱情的魔力所在。  一直到快要毕业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们即将分离。心里隐隐地发疼,可是我懂得我们是注定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就像吉米在《向左走ּ向右走》中所写的那样,两个有着不同方向的人,即使上天安排他们相遇了,却还是要分离。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永远都是。  我让他在我的同学录上留了言,其中有一句话是我怎么都忘不掉的。他说,你怎么那么讨厌我呢?  当即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我在心里拼命地说,我是喜欢你的。可是我们注定要错过,我只能庆幸我什么都不曾说出来。  之后就不再见面,只是一直记得他的英姿笑貌。还有他说过的话。  我常常在梦里呼唤他的名字,我拼命喊着,请你停下来,请带我走。醒来过后大汗淋漓,心里充满不安与恐慌。  他就这样残存在我的记忆深处。无可救药。  念大学的时候我有过一个男朋友,他叫北北。  那时我的宿舍里有一个叫七七的南方女孩,长着一身白皙的皮肤,清爽干净。她跟我说起北北,她说她和北北从初中起就是同学,一直到大学。  蓝,我们的关系真是很好,好到帮他追女生的地步。我看着他身边的位置不断更新,我常常有些心酸地想,什么时候他才会注意到我呢?  上高三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来追我,我告诉北北。他在一旁没心没肺地笑个不停,我们可怜的七七终于也有人喜欢了。我立刻把拳头伸了过去,在他的背上猛烈拍打,可是心却还是疼的。  我当时想等到高考结束就告诉他,可是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七七,我又有女朋友了哎。  我说,那你要请我吃饭了吧。  好好好。  蓝,我当时真的难受得快要死掉了,感觉整个天空都变成了灰寂一片。  我也曾经和七七一样对一个不懂自己的男子有这样的迷恋与怀想。  北北常常过来找七七,每次都是拜托七七去做事,要不就是说,七七我的饭卡上没有钱了。并且每次都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七七从来都是应允下来,从不拒绝。  她有一次钻到我的被窝里黯然神伤地说,爱情就是他妈的犯贱。  后来有一次我在操场上看到他,他放下篮球跑过来和我说话,你是七七宿舍里的那个微蓝对吗?  我不说话,低头摆弄手指。  他说,明天我们逃课去看海吧。  我惊愕得望着他,他和七七跟我描述的那个玩世不恭一脸孩子气的少年全然不同。这个男人有种力量,让你无法拒绝他的请求。  我后来问他,你对七七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  我害怕她会忍不住说出来,那样的话,我们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所以只能浇灭她对我的最后一丝奢望。  他敏感得可以穿透一个女孩子的内心。  我们认识半年后,他十分唐突地问我是不是可以做他的女朋友。  我眼前立刻浮现出多年前他的脸。我迟疑不定地打电话给烟,我说,我是不是可以开始一场恋爱?  在你困顿,并且极需一个出口的时候,恋爱可以是一剂良药。  恋爱原本可以如此荒唐地开始。  不爱。不了解。  而它的绝裂缘于一个冗长的夜晚。那天我从那座有他的城市里赶回来。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想他的样子,我看到的他显得有些憔悴。我写信给烟,我告诉她,我还爱他的,从来没有改变过。哪怕他爱上了其她的女孩子,我还是甘愿如此。  蓝。蓝。蓝。  我听见北北的声音,慌乱地收拾东西。他在楼下喊我,你快下来。下来。  我要投入到另一个怀抱中去,去寻找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  北北冲过来一把抱住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他用力地亲吻我,口中不停地呢喃,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诺奇。诺奇。诺奇。  恍惚中,我听见我在叫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不断重复。  北北一脸惊恐地松开我,转身走掉,没有一丝一毫的眷念。惟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他走前的一脸忧伤。  之后再见到他,他已经不再对温柔,不再对我微笑,不再对我宠溺。这让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无可名状的罪恶感。毕业后他回到福建老家做了一个普通的职员,听说早在前些年和一个平凡的女子结婚。而七七考了研究生,有了一个好的前程。我再对她说起那个叫北北的男子,她轻声说,都是一些旧事了。可是我仍然可以感觉到她脸上隐匿起来的那部分阴暗与不甘。  母亲后来经常打电话来,催着我结婚,不要总是一个人。虽然不能回到她的身边,她还是希望我可以和心爱的人一起,不要独自承担那么多的艰难与愁苦。我于是在电话的另一端沉默,继而告诉她,我这样一个索群寡居的女子,有谁愿意与我同行。  对于我的不喜安定她也是无可奈何的,却又无能改变我。  我对他撕心裂肺的想念,真的是刻骨铭心的刺痛。  我曾经风尘仆仆地跑去他的城市,不顾及北北的心痛与难受。我说谎骗他,我说我要出去采风,寻找一些灵感。我告诉北北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我想要独自一人想些事情。  我问诺奇,你可以抱抱我吗?就一下,一下就好。  他把暖和的嘴唇凑到了我的脸上,不顾一切地亲吻我。他说,你爱我吗?  我不说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我要的爱情向我走来的时候,我总是恐惧,我总是渴望逃走,我不敢接受。我害怕这美好会在瞬间消失,我嫌它来得不够真实。就像一座美丽豪华的宫殿会在瞬间被雄雄烈火燃烧殆尽。  可是我爱他。如同灼烧的火焰。  母亲并不懂我,就如同我也不能够知晓父亲曾带给她怎样的幸福与创痕,无可磨灭。我们都是不喜欢袒露自己真心的女子,总是相望着沉默。  走上漂泊的路途,事实上我已经对爱情失去激情,内心充斥着黯然和晦涩。我于是专注于自己的喜好,从一处飘荡到另一处,如同花瓣的凋零,如同树叶的飘落,被人遗忘搁浅。我的好年华就是如此地悄然而逝,白驹过隙。即使是多年以后我再次忆起,内心依然堆满忧伤,我怎么都回不去了。任随生命丢失。   共 949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前列腺炎医治办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