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娱乐

狂风过后魔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48:45

某年某月某日,某县太令吸着海洛因,喝着人头马,有点微醉,与三姨太打闹的火热。这时,听见门外急呼:“老爷,不好了!大门外有一怪物吵嚷着要见大人。”  县太爷玩兴正浓,听了此话,胳膊一挥,大怒:“放屁!晴天丽日,何来怪物?尔等怎敢惊动老爷?!”  衙役回道:“老爷倘若不信,您不妨亲自去察看,便知端倪。”  县太爷听了此话,将信将疑,磨蹭着下了床,趿拉着鞋子,摇晃着来到大门处,随即喝令衙役把大门打开。他迷离着双眼,向外一望,并没有看到怪物,只是不远处有一只酷似”癞蛤蟆”的东西伏在地上,便破口大骂手下:“混账东西,大惊小怪,有何怪物?一只”癞蛤蟆”就把你们个个吓得屁股尿流,尔等怎敢拿此戏弄老爷,可知欺君之罪?”  衙役们正欲下跪言“小的不敢”时,只见那小家伙把头仰了几仰,一声长啸后,却文绉绉地说:“不,县太爷,您说错了。我并不是大人您所说的一只”癞蛤蟆”,我是从鬼魅山上滚入东海的一块黑心石,一万年修养而成。今日路过,嗅到一股酒香,循着而来,想讨来一吃。谁知,您的手下却不放俺入,无奈俺只好要他们向您禀报。”  县太爷听了此话,叫道:“你是什么怪物,还想让老爷我把美酒分享与你,你想的倒不赖,没过河,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熊样,脏兮兮的,看见就叫老爷发呕。”他吐着酒气,打着饱嗝,阴阳怪气地喝道:“衙役!还不给我快点拿下。”  众衙役应声“是”,就要动手去捉拿,谁知这怪物唾液飞溅,口中的舌头伸出有一丈长,在空中颤巍巍地晃动个不休,猛然向县老爷席卷而来。县太爷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官帽就从头上被掀掉,满头白发像茅草一样在空中四散开来。这下子,县太爷一惊,酒醒过来。他感到头疼难忍,血流如注,就急忙用手去摸脑门,只有那绵软软的怪物贴在上面,几次用手去打,都被弹回。他想用手把它抓下来,适得其反,几根手指却被咬断。那家伙的利爪深深嵌进他的头皮。看着自己没有办法,他气得干瞪眼,忙说:“衙役,你们用刀棍对付这家伙,我就不信没有办法。”衙役就操着明晃晃的刀子和小胳膊粗细的棍子,挥舞而来。他们要帮助自己的主子,除掉这肮脏的东西。没有料到,他们还没有走到跟前,刀子和棍子就飞离了他们的手中,虎口震得发麻,一个个重重的地跌倒在地,跌得鼻青眼肿,嗷嗷直叫。  县太爷还从来没有目睹这样的场景,吓得魂飞魄散,心急如焚。这时,他感觉脸上湿淋淋的,闻见一股尿臊味。他不由地闭住双眼,哭着喊道:“我的妈呀,你们还不赶快起来通知警察局的熊胖子,让他亲率部下火速赶来,捉拿凶手,救大人一条小命。”他睁开酸涩的眼睛,看见地上躺着的衙役慢慢往起爬,就催促:“你们给我快点爬起来,赶忙报信,晚了,就没有大爷的命了。”那些衙役爬起来都要走,他扬扬胳膊,喊道:“留几个给我壮胆。”几个贴身衙役,留了下来。别的忙报信去了。小家伙看到后,就“啊哈哈”笑个不停。笑声如洪钟雷吼,听了叫人头皮发麻。  时隔不久,就听见摩托声和着马叫声从远处传来,随即就见尘土飞扬。眨眼,一辆摩托车引着一队人马,开了过来。县太爷看到自己有救了,心跳才平稳了许多。他心思,头上的怪物,你很快就没有命了。  熊胖子在远处,就朝县太爷喊道:“顽凶在哪里?看我来收拾它。我将把它捉拿归案,严惩不贷。”  县太爷战战兢兢,用颤抖的手指着脑门,说:“就在这儿,在这儿,就在我脑门上,我能感觉的到,难道你看不见?”  “我看不见啊?!”熊胖子惊异地说。他下了摩托,走到县令跟前,望着他,一脸困惑,就追问:“没有什么怪物?”  原来小家伙隐身了,使了个障眼法。  “有,那家伙咬断我几根手指。你看——”县太爷说着,把流血的手指伸出来让熊胖子看。  熊胖子就要看时,就听见一句让他吃惊的话:“我在啊!你们有眼无珠,要的眼睛擦屁股。”原来,小家伙又现身了。  听到这话,县太爷吓得打摆子,裤被尿湿了。熊胖子看到堂堂县令,被一个”癞蛤蟆”弄成这副模样,不由暗自发笑。他稳了稳神,对县太爷说:“看小弟怎么收拾这妖孽。”他说着,就抽出手,朝““癞蛤蟆””打了过去。没有料到,它隐身,躲开了,却把县太爷狠狠打了一下,就听见县太爷叫嚷:“你怎么不打‘癞蛤蟆’那妖孽,却打我?”  胖子慌忙解释说:“我打它,可它隐身不见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  这时,小家伙又出现了。胖子看到后,气的脸像猪肝。他想,”癞蛤蟆”,你不要张狂。这次,他使足力气,把拳头握得紧紧地,像一颗铅球。“哼哼”两声过后,他扬起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照”癞蛤蟆”劈头盖脸打过去。这次,小家伙没有躲去,胖子的手被弹了回去。胖子感到自己不是打”癞蛤蟆”,拳头好似打在铁砧上。虎口发麻,拳头疼痛不已。大脑嗡嗡作响,眼冒金星。他就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胖子瓷牙咧嘴,手腕上下摇摆个不停。他用左手把脸上的汗珠擦了一把,借此,想办法。突然,他笑了,大声说:““癞蛤蟆”,你有种就给我跳到地上。”原来,他想引诱它到地上,好收拾。  在这个时候,癞蛤蟆,县太爷和胖子,三人被其他人都围着。”癞蛤蟆”把大家望了望,就答应了胖子的要求,一跃,就到了地面上。  熊胖子见机会来了,暗暗地就要掏枪。可是,他的手刚要摸到枪盒子上,就见”癞蛤蟆”的舌头像一条蟒蛇,急速地伸到他的手腕上,瞬间,就被缠绕了几圈,只听胖子“呜哇,我的妈”,他的这条胳膊就被卷断了,随后,被抛向圈外了。这次,小家伙似乎很生气,收回舌头,一纵一跃,就把胖子的大盖帽给掀翻。随后,用爪子,把胖子的花白头发。一把一把扒掉,像天女撒花,抛向空中。大家看着,觉得稀奇而又害怕。  熊胖子的头上,鲜血如注,血水模糊了他的眼睛。他忙用手把眼睛胡乱擦了一把,眼前看到的是一片模糊景象。他经历了多少风雨,什么世界他没有见到过,遇到的凶险事也不少,可像此刻发生的事还是头一桩。他想,自己在众目睽睽下,颜面扫地。不甘心,他就发出命令:“大家齐动手,打死它。”可没有人听他的话,一个个立着不动。不少人早吓破了胆,另外怕伤着县太爷和熊胖子。胖子发怒了,声色俱厉地喊:“神枪手,开枪,不要考虑我。”  神枪手忙端起枪,就要扣动扳机。别的人,不是紧握大刀,就是扬起棍棒。霎那间,小家伙不见了。只听见一声长啸,从高空传来。大家抬头望,见它静立在空中。有人端起枪,就要炒他开枪。它隐身不见了,拿枪的就向天空胡乱扫射。  一声霹雳响过,地动山摇。呛人的浓烟大雾弥漫开来。眨眼间,都被笼罩。什么也看不见。小家伙耍起性子,纵来跃去,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忽左忽右,一下子在人头顶,一下子又从裤裆下钻过。它像一个疯子,戏弄着大伙。有的人眼睛被掀到地上,被别人踩碎。有的人,脸蛋被抓破,鲜血直流。有的人,眼珠子被挖掉,撕心裂肺只嚎叫。还有的,肝脏被挖掉,听这家伙说:“你们这些帮凶,我要拿它下酒喝。”  大家生闷气,有人就发泄情绪,棍子乱舞,刀子乱砍。有人失控,扣动扳机,噼哩啪啦枪声响个不停。大中弹者,不是应声倒下,就是发出凄惨的叫声。有当场毙命的,也有不少半死不活。  这时候,咳嗽声,鬼哭狼嚎声,枪声夹杂在一起,叫人听了,心惊胆战。这场面,要比进入森严的阎王殿还恐怖。  这一弄,县太爷和熊胖子吓得灵魂出窍,不知如何是好。早爬在地上,像磕头虫一样,磕头求饶,哭喊着:“神灵呀,我们下跪了!饶恕了我们吧!恕小的有眼无珠,不识泰山。我们再也不敢造次了。有话好说,好说!”  天空传来:“说话算数,不要放屁不为屁做主!”  县太爷和熊胖子连连答应:“一定,一定。”  “那好,暂且饶了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话音刚落,烟雾顿消。地上躺着的人,目不忍睹,一片惨状。幸存者看到,他们面前仍然是那只很不起眼的”癞蛤蟆”。它的身上,斑斑点点,看着就让人发呕。  那小家伙小口微微张开,细声细气地对县太爷言道:“俺起初所说,那只不过是俺探探大人您的诚意。实话实说,我平素里吃的喝的是你们不曾目睹过的,那山珍海味算老几。我专食钞票、美元、黄金、翡翠和古玩,我喝的并非你喝的什么人头马、牛奶、耶枫和龙井茶,我喝的是人血,必须是活血——胖的我不喜欢喝,我怕患脑血栓,我只拣瘦人的,尤其是黄花闺女和那些没有开怀的。眼下。劳顿了这阵子,我饿的慌,你们还不赶快给我弄些吃的来。”  县太爷听了此话,立即回答:“神灵,这个不难!不难!只是刚才所发之事,多有唐突,太多冒犯,冲撞着您了,护岸请海涵!请海涵!大人不记小人过!”  小家伙听了,就和颜悦色地说:“也没有什么,也怨不得你。知道我是谁就好了。我虽然貌不惊人,可你也听说过马王爷有三颗眼睛吧?”  胖子插话说:“我听说过。”  县太爷为了拍马屁,说:“我听说此人有四颗眼睛。”  小家伙生气了,骂道:“放屁,人们都说他有三只眼睛,怎么到了你的头上,就变成四只呢?”  县太爷只好附和说:“是我说错了,我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小家伙饿的心慌,放了一个臭屁。由于这屁太臭,在旷地里能把人熏死。胖子和县太爷闻见,就不由地用血糊糊的手捂住自己的鼻孔,大气不出一口。他们还用另外一只手,像扇扇子一样,扇来扇去。  熊胖子为了讨好小家伙,学着娘娘腔调,说:“您的屁真香。”  县太爷也不敢示弱,买乖说:“就是,您的屁太优秀了,天下无敌。”  小家伙由于前面一阵子劳顿,伤了元气不少,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就耐不住性子,他不买他们的帐,生气地说:“你们还不赶快给我弄些吃的,要不然,惹怒了老爷,我要把你们两一起下肚,凑活着吃上一顿。”  县太爷这才转身,向残留的衙役发号施令:“衙役,传闻的令,要钱庄掌柜火速送来大批金条和元宝,说这里要急用,告诉他,不得有误。误了时间,我要他人头落地。”  “喏。”衙役领命,急忙朝钱庄飞奔而去。    这小家伙,确实与众不同,看了它用食,准会吓你一跳,令你咂舌。钱庄掌柜的,让骡马把金银驮了几袋子,只见它把头摆了几摆,小口就变得虎口那样大。黄金一根根被它接二连三地吸进口中。眨眼间,袋子里的黄金就没有了。它叫嚷着,肚子饿得要命。哀怨道:“没有了黄金,我只好暂时用白银填填肚子。”说罢,它让人打开袋子,让他们抬着,把银子倒进自己的嘴里。这些金银,经不住摔打,就被它下肚了。它翻了翻眼皮,对县太爷说:“再弄些金银来。”  县太爷说:“很抱歉,我的治下,再没有了。”  “我不信,国库里没有了。你们家里多少有一些,不要舍不得。不拿出来,惹我生气,我就喝你的血。我告诉你,我也吃翡翠和玉石之类的。”  钱庄掌柜对县太爷耳语一番,告诉他熊胖子打劫下不少翡翠玉、石和古玩。于是,他就故意大声说:“胖子常夸自己有这些宝贝东西,怎么不让人回去那些,让神灵充饥呢?”  胖子听了,就铁青着脸说:“那是我与大家开玩笑,说说而已。”  小家伙见胖子不愿意给自己提供食品,就把舌头伸出一丈长,像大象的鼻子一样,把熊胖子卷到空中,猛然甩在地面上。这次是一个警告。熊胖子吓坏了胆,就祷告求饶,说:“神灵,宽宥我,我就着人去取。”  小家伙见胖子答应了,很高兴。它“嗯”了一声,说:“这还差不多。”  胖子忙招来心腹,告诉他:“赶紧到我家,让我内人在炕头里挖些珍宝送来。”心腹就拿了口袋,急忙而去。  小家伙又对县太爷说:“胖子家有,我相信你家也不少,不要说古玩,翡翠,银子,恐怕金条也藏有不少。千里当官,为了吃穿。像你这样没有德行的人,一定搜刮了不少民之膏药,捞摸下的金条我吃不吃,欣赏一下总可以吧?”  县太爷已经领教了神灵的利害,虽然小东西以商量的口气与他说话,可分量有多重,他还是能感觉的到。现在,他打着摆子,忙喊:“衙役,过来。”衙役只好跑着小步,来到主子的面前。县太爷吩咐衙役:“赶忙回去,让大太太弄些金条银子和玉环,派丫环翠娥送来。”衙役领了命令,跑步而去。  小家伙,见县太爷和熊胖子大腿打颤,就让他们到自己跟前。它使出法术,一个爪子就像一条腿一样长。它抬起来,亲昵地抚摸着他们的身体,说:“不要怕,你们现在的表现很不错,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要放在心上,不要成了以后生活上的负担。”  胖子受宠若惊,挺起胸膛,说:“多谢神灵宽宏大量,不记我们的过错,难怪您能修成神灵。我会铭记您的教导,今后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争取早日也跟您一样。”  小家伙用爪子拍拍胖子的肩头,很是满意,就把爪子先搁在地上。  县太爷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发誓说:“今日,我真是像你说的那样,我有眼无珠,多有冒犯,实际上都是我的过错。今后,要是途径鄙人府上,就不要请示了。早点打声招呼,我设十里长亭,远道迎接。至于吃喝玩乐,我这里有,全部奉献。即使这里没有,我会派人到省府城或京城托人给你提前买回。”   共 67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应该如何治疗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十佳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