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科技

晓荷苏氏剑谱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41:47

一  风雨谷,刀光剑影,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五爷,这小子快撑不住了……”一个黑衣劲装人向另一个微胖的黑衣人叫道。  那个被称作五爷的人,简短说了两个字:“活捉!”  “是!”几个黑衣人得令,弃了兵刃,使出大擒拿团体招数,缓缓逼近。  蓦地,一声轻微声响过后,那些黑衣劲装人尽数仆倒在地。  五爷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只见一道白色身影踏步而来,手中雪白长绫绸布刚好自动围上腰间,动作潇洒而唯美。  “老朽当是谁呢?原来是词仙宫白如烟白宫主,幸会!幸会!”五爷脸上堆起笑脸,打躬作揖。  白如烟淡淡一笑:“五爷客气了。”  五爷又道:“敢问白公主,您不在词仙宫吟诗作赋,赏月抚琴,来这偏僻的风雨谷作甚?”  白如烟回道:“五爷要杀的这人,本宫主要了。”  “宫主可知他是何人?”五爷疑惑道。  白如烟轻描淡写回道:“自然知晓,他是诗词山庄后人苏小风。”  “据老朽所知,苏家与白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宫主要搭救他,此意又是为何?”五爷想不明白。  白如烟唇角勾出一抹冷笑:“自然是为了那苏氏剑谱。”  “苏氏剑谱是雄武门先探的消息,怎能容你轻飘飘就夺去?神箭手,准备!”五爷咋一听到苏氏剑谱四个字时,心头一震,没想到如此隐秘的行动,竟然被对方知道了。脸上突然大变,高声喝道。  白如烟娇哼一声,双掌左右一分一推,立刻惊起气浪滚滚,两旁密林即刻传来一阵阵惨叫。  五爷老脸通红,自己纵横江湖几十载,头一回出来执行任务受挫。听闻词仙宫白宫主,年纪轻轻,武功深不可测,当真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老奸巨猾的他便有了逃生之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个道理谁不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要把苏小风被劫走的消息告诉掌门大哥古松子。  白如烟似乎是洞察了五爷的心思,淡淡说道:“既然来了,就留下吧。”音落,一道劲气袭来。  “砰!”五爷一瞬间被击中,身子倒飞出去,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如此浩瀚元力,深不可测强盛至极。  “今日吾命休矣!”五爷闭上眼睛等死。  白如烟又是一副云淡清风的样子,扔下一句话:“本宫主突然改变主意了,不杀你们。回去告诉古松子,多行善事,少作恶!”随后,拽起苏小风的手臂,施展轻功飞行术,转瞬间没了踪影。  五爷带着残兵败将回到雄武门,古松子只是骂了他几句,也是无可奈何。江湖传言,倘若学了“苏氏剑谱”上的武功,既能延年益寿,又能称霸整个武林,称霸了武林也就能拿下国王宝座。这个诱惑极大,每个人都想得到。古松子好不容易联合域外人士灭了诗词山庄,谁知道单单有人救了苏小风。把山庄掘地三尺也没搜寻到剑谱,就推算一定在苏小风身上。即使不在他身上,那他也一定是知情人。令古松子想不到的是,末了却是鸡飞蛋打一场空。师爷劝解他,这事急不得,需慢慢筹划,从长计议。再说了,苏小风被白如烟劫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们两家有仇,两个人又有隔阂,那苏小风一根筋,又是个不会变通迂腐之人,到时候,难免不会有令人高兴的状况发生?您就瞧好吧,用不了多久,咱们安插在诗词宫的卧底,就会传出消息来。    二  词仙宫,仙乐飘飘,诗情画意。  偌大的室内,白如烟一身洁白,优雅的置身于古琴旁,距离她三步之外,苏小风脸色阴沉站在那儿,目光里满是仇恨望着那个身影。  大厅的装潢是一种温馨典雅高贵的风格,仿佛置身于仙宫桃园。彼时,大厅除了白如烟和苏小风之外,还有七八个侍女站在廊下凝立。  白如烟专心抚弄琴弦,丝毫不理会对方苏小风愤怒的目光。她纤指不断撩拨,边弹边吟咏自己创作的词:  “碧海意欲轻荡舟,载动时光悠悠。爱,溢波醉心海,卿,伴谁至白头。岁月如银,一蓬莲花开。双双登云楼,深凝,何处飞雁来?半笺消息,若狂卷绿影。感时,一声花溅泪。怅时,一阵情绪飞。喜时,一抺舒心笑。思时,一枝瘦月梅。沧海逾跃,红尘轻笑,最美之相遇。终是苍天已负。雨夜沉思,难眠无人知。遥想浮尘,终是一场空回忆。几度闻,相识相遇,曾记,挽手向落日,一地琴声。今宵把酒,醉入心底。叹,风残柳岸,一怀愁绪……”  蓦地,苏小风眼神一凛,雪亮的短刃横在白如烟玉颈。  白如烟纹丝不动,仍然还是保持如初的姿势,继续弹奏着琴弦,音调幽幽:“小风,那些千年的恩怨,为何就不能化解?”  “不能!你的祖辈害了我们苏家十几代人,这个仇不是说抹就能抹掉的。”苏小风语调坚决。手中的短刃不经意间向前又逼近了半寸。  唉!白如烟轻轻叹息一声,停下弹奏的双手,微闭双眸道:“既然如此,就动手吧!”  苏小风猛然看见斜插在白如烟发丝上的云风金钗,持短刃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自己的心竟然砰砰快速跳动起来。他清清楚楚记得这金钗当时被自己摔为两截,又怎会还在白如烟发间?苏小风的眼前瞬间一片花红柳绿,他忽然记起那年晚春,自己与白如烟一起游览苏堤的情景……  “六桥横截天汉上,北山始与南屏通。忽惊二十五万丈,老葑席卷苍烟空……”和每次见面一样,白如烟照例缓缓吟出诗词上半部。  苏小风头一扬,张口就接:“昔日珠楼拥翠钿,女墙犹在草芊芊。东风第六桥边柳,不见黄鹂见杜鹃。”  “嘻嘻,我这上部分带个烟字。”白如烟调皮一笑。  “哈哈,我这下半部分也带风字哦。”苏小风向她眨眨眼。  下一秒,二人眸子里灌满对方的身影,接着相拥而立。  “小风哥,你看这苏堤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真美。”白如烟小鸟依人般偎依在苏小风怀里,完全没有以往叱咤风云的影子。  苏小风怜爱的抚摸她的秀发,闻着醉人的发香回道:“烟儿,你说,我们会一直这样么?”  “嗯,会的——你看你送我的云风金钗,我时时刻刻戴着,要一直戴进坟墓里……”白如烟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苏小风的手给捂住,乖,不许说这样的话,不吉利。  白如烟笑了,宛如天边的晚霞那么美。那时候,苏小风以为自己会永远看着她这样笑,一直到暮年。后来,当他得知自己的祖辈是被白如烟祖辈陷害惨死,苏家与白家有世代冤仇之后,突然觉得白如烟的笑容是如此面目可憎。最后一次见面,苏小风把那金钗狠狠摔去,金钗在一块裸露的石头上被断为两截。自此之后,他们在没相见。  “你在犹豫什么?动手啊?”白如烟缓缓道。  哦?苏小风一下子从回忆中被惊醒,持短刃的手无意当中一划,锋利的刃即刻划破白如烟皮肤,血痕顿现。  “烟儿……快来人……”苏小风吓坏了,连忙去捂她的伤口。  廊下站立的侍女慌忙赶来,还有人转身出去唤宫医。  白如烟凄然一笑:“小风哥,你……终于……肯叫我……烟儿了……”  苏小风泪如泉涌:“烟儿,对不起……对不起……”    三  一只手把一卷纸塞进白鸽腿部竹筒里,随后放飞,瞬间冲入天空。  白如烟被刺身亡!  古松子得到消息,一阵狂喜,联合了被他请的域外人士胁迫控制的五大门派,轻而易举的杀向词仙宫。  此时此刻的大厅内,还是一片悠扬乐曲声。  苏小风立在大厅中央,吹着箫,与帘子后面的古筝声配合的天衣无缝。  古松子带着众人冲进来,看见苏小风,大声喝道:“来人,快快拿下苏小风!剑谱就在他身上!”  一群人欺身向前就攻上来,苏小风将银箫一摆,一股看不见的波浪顿起,很多人先后中招跌飞出去。  “呦呵,半个月未见,姓苏的,你的功夫见长啊。”五爷一面说一面就要冲上去,被古松子一把拦住,别去,不是他的功力见长,而是他借助了这曲子的力量。  “古门主,果然有一些道行。”帘子内有人说道,声音嗡嗡的,听不出来是男还是女,仿佛远古传音。  “何方高人?可否现身一见?躲在回音帘子里是何道理?”古松子抱拳问道。  帘内声音回道:“稍安勿躁!等在下弹完这最后的曲子,自然会现身。”  古松子一想,反正词仙宫拿下了,苏小风也在这里,自己这么多高手,他是逃不掉的。等一下也无妨,于是,一摆手,众人都后退丈外。  “铮!”古琴声再次缓缓响起来,伴随着一声声吟咏: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吟咏声方落,古松子惊道:“莫听穿林打叶声,难不成那苏氏剑谱在你手里?”  “然也!不过呢,古门主说错一个字,那不叫苏氏剑谱,而是叫苏氏曲谱。”帘内人一字一句回道。随着声音,一卷书破帘而出。  古松子一把接住,瞧了几眼,果然是曲谱,他把曲谱给其他人传阅。  啊?所有在场的人均自大吃一惊。抢了好几年,死了好多人,原来不是剑谱,而是琴谱。着实令人大失所望。  费了半天劲,原来闹个大乌龙。众人吵吵嚷嚷着要回去。  古松子一摆手,五个域外高人来到面前,他对他们低声说:“五大门派掌门人没用了,放了他们罢。”随后对所有人高声说道:“一字之差,突起江湖风云,实属意外,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众人呼啦啦都走了。  “别人走得,你和这几位域外杀手可走不得!”随着一声娇叱,一条白绫突然从帘子里冲出来,亦如蛇色吐信,上下飞舞犹如大海奔涌将古松子和那五个杀手冲的摇摇欲坠。紧接着,一道白色身影出现,仿若天仙。  “砰砰砰!”三个杀手猝不及防,被击得倒飞出去,生死难料。  “啊?白如烟?你……你没死?”古松子大惊失色。  “没把你这卖国求荣恶贼除掉,我怎能死?”一面说一面手上用力,剩下那两个杀手被白绫绞杀。  苏小风这时候调集全身力量于银箫,点向古松子肩井穴。  “哼!就凭你?又能奈老夫如何?”古松子冷笑一声,掌风呼啸而来。  白如烟见危险将至,一把将苏小风推出三丈开外,双手接了对方双掌。  四只手粘在一起,看不见的劲气在双方体内升腾。  苏小风瞅准机会,银箫再次出手。  高手相拼,最忌分神。  古松子一个疏忽,被白如烟一掌正中胸口,身子踉跄了几下,登时就逆血而出,跌翻在地上。  “丫头,你是怎么识破老夫的?”古松子一手撑着地,一手抚着胸口问道。  白如烟淡淡回答:“我是国家安全门的人,直接受命于王上。早在三年前我就以诗词宫宫主身份,调查你。你与三王子勾结,编造了一个子虚乌有的苏氏剑谱谎言,目的就是让江湖陷入混乱,随后借用域外力量,密谋造反。让国家陷于动荡不安局面,乱中夺权。”  “我、我不明白,你、你不是死了吗?我的人看得清清楚,你、你流了那么多血……”古松子咳出一口血又问道。  “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白如烟说完一摆手,早有人过来架起古松子押了下去。  古松子做梦都不会想到,苏小风与白如烟在私下里早已经达成谅解,他们和好如初。风雨谷被追捕,词仙被刺杀,都是他们的计策。更不会知道,当时苏小风只是轻轻划破了白如烟皮肤,另一手却握着一个血袋。 共 40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男科
云南癫痫医院
女性癫痫应该怎么治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