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星座

信访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19-08-23 20:06:19

核心提示:自古以来,就有“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说辞道出诉讼之难,很多古曲名戏也将皇帝微服私访、草民告御状作为故事情节,御笔亲批成了民间申冤的终极渠道,这也是我国特有的信访制度的历史渊源。

自古以来,就有 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的说辞道出诉讼之难,很多古曲名戏也将皇帝微服私访、草民告御状作为故事情节,御笔亲批成了民间申冤的终极渠道,这也是我国特有的信访制度的历史渊源。

新中国成立以来,来自民间的信件也成为高层知悉基层问题、监督基层政权的渠道之一,设立初衷无疑是好的。可是近年来,一些涉法涉诉的信访已经变了味道:信访不信法,有人将信访作为谋求利益最大化的手段;官员迫于 信访一票否决 的政绩压力,花钱买平安,疏于本职工作等怪现象层出不穷。

去年中央提出终结非正常上访的工作机制,今年中央又提出将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这是值得期待的,可这是否是治本之策呢?

本期聚焦关键词:信访

信访的历史惯性

从《〈活地狱〉评语》中可以看到,过去打官司时请官出差所花钱的名目繁多: 要官出差,请差费是第一,书办起稿费是第二,差人要发路钱安家费是第三,差人动身吃神福是第四,差人吃茶吃饭吃烟是第五,客寓钱饭钱是第六。凡打官司者,不可不记清以上名目。 又写到,那些关进监狱的人欲知自己所犯何罪,亦是非钱不行。

正是这种无钱就极有可能遭遇无枉之冤的现象比比皆是,才导致平民百姓将官司胜诉的希望寄托于 找青天大老爷作主 上。

中国还有一个传统,就是无限上诉。中国古代的诉讼案件,实际上是没有终审的。

在中国古代,小小案件闹到京师最高当局解决的案例也常有。比如,在宋朝的第二个皇帝太宗赵光义当政的时候,就亲自接待处理过两次百姓上访,也算是终审过两件民事案件。其中有一次是什么呢?有一个老太太,说她身体不好,快要死了,但是有一个遗愿没有了。她说: 我有点财产,死了以后,我没有儿子,我这些财产托付给谁?谁来继承我的财产呢?我很着急。

多次上访没有结果,这一天总算碰到皇帝了,而且皇帝心情很好。皇帝把老太太传唤过来一问,老太太说: 我想自己指定一个继承人,但是家族的人想另定一个继承人。我指定的这个要好一些,但我的家族说他亲属关系更远,应该指定一个亲属关系更近的,过继来继承这笔财产。 皇帝弄清楚这个案件之后,仁心大发,说: 我来为你作主,就立你这个自己信得过的继承人。 然后皇帝下一个诏书说,从此以后天下像这样的案件,一定要照此办理。大家看,一个老太太要立继承人的事情,都得要最高领导人来解决,表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上诉或不能重审的。

闹访 的艺术,是中国人一以贯之的,中国古代在这方面就比较发达。了解中国法制史的人就会知道,从魏晋南北朝开始,中国老百姓是如何进京上访的。老百姓上访的艺术,那比今天中国人还高明。举个例子来讲,古时候就有一种做法,拿一块白布,白布中间挖个窟窿,往头上一戴,前后往下一搭,腰上拿草绳子一捆。前后各用血红颜色写上一个大字 冤。

还有清朝的杨乃武小白菜案。杨乃武这个案子里面,也有一些闹访的办法。杨乃武的姐姐叫杨淑英。为了让她弟弟的案子早点昭雪,她怎么办呢?据说她曾经到天安门城楼外金水桥下的臭水沟(那里古代就是臭水沟)里站了七天七夜,手里举着巨大的用血红字写的状纸。后来她实在站不下去了,太累太臭了,于是就雇了一个北京的泼皮,帮她站了好多天。

苏联模式的惯性仍在产生影响

众所周知,所有实施苏维埃模式的国家都是中央集权制的,包括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名义上是联邦制,实质上是集权制。中央集权制度的要害是反对地方自治,反对地方与中央分权的理念。

这也就说明了中央政府直接管理控制地方的细致程度,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人民信访也就过于依赖,因为要通过人民信访了解基层情况。

从苏联学来的有国家无社会模式,也就是有政府机关的权力,没有社会组织的权力,简言之社会组织都不管用。实际上,直到现在,真正的民间组织也是凤毛麟角,大大小小的民间组织无不都是找一个组织挂靠着。如果哪一天中国有了不挂靠的民间组织,我们才能说中国开始有了社会。

因为社会分权被取消了,所以我们所有的纠纷、所有的案件,都要依靠政府、依靠父母官来为我们当家作主。

中国司法喜欢搞运动模式,我们喜欢搞严打战争、严打战役、春季执法会战、冬季执法会战、百日战争。像重庆,曾经就搞了一次大规模 打黑 战争。用打仗的方式来执法,这也是苏联革命传统。

很多人认为用这种方式执法,快刀斩乱麻。如果像英美法治国家那样,就会四平八稳,就会左顾右盼,就会无限拖延,就会四肢无力。我们一贯不相信这样一种司法程序。所以,过去喜欢把复转军人安排到法院检察院,目的就是要用军队作战的方式打击犯罪分子。当然,这也是我们依赖信访的一个重要原因。

直至今天仍重视信访的原因

新中国的信访制度,作为一种富有中国本土特色的政治参与形式和权利救济方式,在政治治理实践中建立。它肇始于国家领导人的关切,源自于 人民来信来访 的处理和群众工作的实际需求。其中人民群众的现实诉求是信访制度设立的事实基础,中央领导的相关批示是信访制度发展的政策依据,而国家层面的直接关涉信访工作的行政法规和与信访工作相关联机关的规范性文件是信访制度得以建立的制度基础和法律依据。信访制度的运行绩效在国家法治进步和文化演进的进程中不断地得以验证和发展。

直到今天,我们的一些机关特别依赖信访,下面的老百姓也特别依赖信访的重要原因,是领导特别喜欢一种得心应手为民作主的感觉,百姓也喜欢找清官找青天为我作主。

首先,我们党和政府认为人民来信来访是优良传统,是我党的法宝之一,我们党正是通过这样一种途径,来联系人民群众、跟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的。如果去掉了信访,我们党跟人民的关系就要破坏。有人介绍说,毛主席在延安时,非常注重人民来信来访。那时候毛主席每月都会抽出一天时间,坐在自己的窑洞办公室里,接待人民来信来访。毛主席说,这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我们党战胜国民党的法宝,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它。所以到今天,因为这样一个认识和原因,我们非常重视信访。

其次,是我们党和政府认为信访是我们一个重要的监督工具。它监督我们的执法人员、司法人员,监督执法司法不公,发现里面的错误。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 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建立健全党和政府主导的维护群众权益机制,完善信访制度,完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的工作体系,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利益协调、权益保证渠道。 这充分说明了党和政府对信访工作的高度重视,也为信访工作指明了方向。

白癜风如何预防
白银牛皮癣研究院
七台河治疗男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