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游戏

冰河时代:第五大陆 第八章:认门儿~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5:08

冰河时代:第五大陆 第八章:认门儿~

既然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强烈反对又能怎么样,温心月也是知道那个小混蛋是个什么脾性,再加上看到女孩竟然是李彩儿,火凰宫的十五年的相处下来,对她也是挺满意的,所以才勉强的同意了。

新确立的婆媳关系,温心月和李彩儿虽然相互之间感觉稍微有些别扭,可是竟然有好多好多说不完的话,更甚以往,俩人就一直站在观景台的栏杆处、当着两万多名火凰宫宫众闲聊着。

温喻寒紧张兮兮的盯着十米外的两道倩影,内心忧一阵喜一阵,时而感觉两人应该谈论的很和谐吧,毕竟俩人曾经无话不谈的亲闺蜜啊;时而又觉得两人现在唇枪舌剑,辩论不休。脑袋里忍不住的就浮现出两女即将交手的种种可能画面,再想想李彩儿地中师的小水准,心里就剩下了一个担心,因为结局无外乎一个结果:秒杀!

“现在几个月了啊?”就这样让温喻寒担心了小半个时辰,温心月才想起来李彩儿已经是有孕在身,“现在怎么还看不出来呢,要不是玉儿亲口说的,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呢……”

“两个多月了吧,”李彩儿幸福的笑笑,同时心里悄悄的说着,“宝宝啊,快快长大,让你爹爹带着你闯天下~”

温心月明显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可是也不能说出来啊,那要是有人问‘温喻寒哪里来的啊’,保准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这也难不住火凰宫的大宫主,找个稳婆来照顾,不就可以了吗,专业方面的事情还是要专业人士来做,既不暴露自己,也不落人口实。反正以现在温心月的身份,也确实不太适合照顾一个孕妇。

“我当年怀玉儿的时候,唉,十六年过去了,差不多都忘记了当初的自己是多么幸福了,彩儿,从现在开始你就安安心心的养胎吧,火凰宫的事宜我交给红英来做吧,正好她不想要去休假。”温心月这风轻云淡的一笔带过,让自己都忍不住的佩服,“机智!”

“没关系的,娘,娘亲~”还是有些不习惯,李彩儿知道现在火凰宫的处境,心中实在放心不下,“红英不够细心,红霞魄力不足,其实我早就想过这件事,不过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都说十月怀胎,我这还有好长时间呢,平时我注意点应该没事儿的~”

“那就让她俩共同接起你的那摊活儿~”温心月一锤定音,宠溺的看了看李彩儿,经过这小半个时辰的闺中密谈,温心月是越发的喜爱眼前这么个其貌不扬的小女孩,“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彩儿这么优秀、可爱~”

李彩儿吐了吐小舌头,没有再说什么,心里暖暖的,这可是顶头上司亲批的孕假啊,而且还是不容拒绝的。想想也不错,自小进入火凰宫,十五年来风风雨雨的忙活着过来了,好不容易要当妈了,确实应该好好的休息休息,让自己以最好的精神面貌来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走吧,山风大,玉儿也等着着急了”,刚刚只顾着说话了,没注意到这外界环境的变化,新雨过后,山间的花儿混杂着泥土的芳香幽幽的传了过来。

其实对于温喻寒这种刚刚踏入修炼者的行列的人来说,风雨已经造不起多大的伤害了,更何况地中师的李彩儿和天上师的温心月自己。不过李彩儿现在可不仅仅是一个人,还是要时刻注意孩子啊。

挽着温心月的手臂,李彩儿点了点头,“娘亲,也该让大家散去了吧,就说敌人被我们的气势震慑离去了?”

“你啊,做事情滴水不漏,真的该庆幸当初把你留在我身边,现在看看,我还要感谢那个曾经将我绑架了的牙婆啊……”温心月的故事,对火凰宫众人来说根本不是秘密,这也是一个鼓励那些处于压迫地位的女人们能够以宫主为榜样,同时也不失为一个发展宫中成员的好方法,对外可以说是女权运动!

解散了紧张的气氛,演武场高台之上温喻寒的小心脏还在提着呢,看着温心月与李彩儿联袂而归,而且温心月脸上也不似之前的严肃,才稍感放松。

“彩儿~”温喻寒快步的跑到两人面前,高兴的喊了一句,不过看到李彩儿对着自己直眨巴眼,稍微的愣了一下,“你怎么啦,不舒服啊?山风吹多了吧?”

温心月在一边眼神明显的黯淡了一下,“难道玉儿这是在怪我没有体谅到彩儿吗……”

温喻寒当然知道李彩儿什么意思,今天话题的重点是什么总不会不知道吧,说严重点叫做关爱孤寡老人,说的官方一点叫做娶了媳妇儿不忘娘。温喻寒就是故意的,看到彩儿已经搞定了自己的娘亲高兴之下来了个小小的恶作剧,不过当看到温心月落寞的眼神,心里顿时不忍,颠颠的跑到温心月的另一侧,学着李彩儿的动作,挽着她的手臂,悄悄的在温心月的耳边说了句话。

“不愧是花言巧语会哄女人的小混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李彩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秦舞祥已经又恢复了自己高深莫测的形象了,当下也就差一把羽扇,否则妥妥的战国谋士的高人形象。

看着温心月一扫之前脸上的颓废,神采奕奕的表情,心里忍不住的嘀咕,“心月啊,是被这小混蛋吃的死死的了,也不知道祎儿有没有降服自己儿子的手段,否则再这么下去的话,玉儿早晚成长为一个彻头彻底的大混蛋。”可是千算万算愣是没有算到,温喻寒根本不姓秦啊。

三人手挽着手,一个个都是高高兴兴的,这与众人刚刚来到的时候的情景大有出路啊,“彩儿这是使得什么手段,竟然能够这么轻易的就说服了宫主啊?”不明所以的红英则是直接转头问了问自己的好基友魏红霞。

“我上哪知道,我还在你之后来的呢。”

其实这个还真的不分先后,大家基本上都见到了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当然啦,除了开头的温喻寒和温心月闲聊之间的一席话。现在一个个的都是在烦恼着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

“我来介绍一下,”温喻寒虽然也是不知道李彩儿用的什么手段能够哄的那么愤怒的温心月这么高兴,不过,不知道就不知道吧,省的徒增烦恼,对着一众火凰宫长老、堂主、殿主们大声的宣布着,“这位,想必各位都认识,火凰宫宫主、火凰宫创始人,风姿绰约年方二八(当然是随口调侃,大家都懂的),一位伟大的女性,当然啦

冰河时代:第五大陆  第八章:认门儿~

,也是我的母亲~”

一席话夸的温心月忍不住的白了自己儿子一眼,以前哪有人这样当面来夸自己的,不过想想也是,温心月不是没有追求者,只是追求者要么自卑的就将小心思藏于心底永远不敢翻出来了,要么吃了一记白眼,就此没脸再追求下去了。不过听到温喻寒的夸耀,虽然不太好意思,可是听着却是那么的受用。

“这位,大家也应该比较熟悉了,火凰宫执事长老,三凤红袍加身的实权人物,年方二十岁,不过名花有主了,大家只能看着眼馋了,嘿嘿~”说道李彩儿的时候,明显的温喻寒就忍不住的想要得瑟得瑟,“彩儿现在的身份可是我的夫人了哦,所以嘛,以后大家在称谓这方面一定要注意了,不能再叫彩儿了~”

“玉儿,那以后叫什么啊?”单口相声说的累,幸好有秦舞祥这样的神配合。

“祥婶儿,这么说吧,”温喻寒想了想,以前大家作为长辈直接就喊彩儿了,年龄比李彩儿小的群体里目前还没有堂主殿主以上级别的人物。从这方面也能看得出来李彩儿其人的传奇性。

秦舞祥、温心月包括在场的所有人都想听听温喻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是‘这么说吧’说完之后愣是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了下文。

惠红英刚想取笑一下,没想到这时候温喻寒一拍大腿,“对,就是这样,以后你们继续喊着彩儿,不过要改变的是彩儿以后对大家的称呼了,就拿祥婶儿来说,彩儿以前一直称呼您为‘祥姨’,现在就要随着我叫,应该改口成为‘祥婶儿’了,是吧彩儿!”说着还不忘回回头对着李彩儿抛了个眼神。

李彩儿没有做声,只是轻轻的掩嘴一笑。

“好了,就这么定了,”自己双手一拍,真像个当家作主的大男人,“这就叫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作为男方亲属,以后你们可是要对彩儿好一些哦~”

“来,彩儿,我给你挨个介绍一遍~”。

温喻寒一句话出口顿时惹来了众人的唉声抱怨,心直口快的惠红英就直接脱口而出,“玉儿,有那个必要吗,天天见面谁不认识谁啊,还整的这么严肃。”

温喻寒知道她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常规的每日调侃时间,刚想回口反驳,不料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有必要!”难得的老太太秦舞祥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必须要这么做!”温心月也是不慢老太太半步,如是说道。

祖辈流传下来的规矩不能破,作为男方亲友团,正经的事儿可不能儿戏,一定要非常正式的将彩儿一一介绍给大家,这是给李彩儿的尊重,是温家人的态度。

李彩儿自小就没有接受过这种教育,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刚才温喻寒插科打诨的介绍了下,李彩儿也只是笑笑,看着自己的小男人在那边耍威风,不过现在想想,好像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顿时看向温喻寒的眼神里边就多了一丝什么,或许是感激吧,感激他这么重视自己,可是不知道的是温喻寒也只是歪打正着。

滨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晋中牛皮癣医院
吐鲁番治疗白癜风医院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手术多少钱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看病怎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