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育儿

春秋鼠话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34:22

鄱阳湖北岸沙岭山上的黑风寨里,自从前一阵子闹了出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狗事、猫情之后,曾经平静了好长的一段日子。村委会的主任甄慵便借机躲了起来,好好地喘息了几日,出了几口长气,放松了一下紧绷的神经,着实懒散了一段时间,整天袖着双手在寨子里优哉游哉地舒坦了一段日子。以至于,招来他的老婆草根嫂的碎碎唠叨,成天叨唠他个没完,说他成了个不愿做事,自私自利,游手好闲,枉为人夫的怂蛋。甄慵既不气也不恼,由着他老婆碎碎叨叨地说去,他依然故我地有事没事就爱逗着手上笼子里的那只小老鼠玩儿。  原来,先是这黑风寨里的老村长,老嘎叔家的狗王大郎,趴在老嘎叔的坟前死了之后,让整个黑风寨的人们内心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心理负担。大家觉得用哪种最原始,最粗暴的方式对待那条有情有义的狗大郎,不让它回到村里来,是真的做得有点过头了,他们觉得就是村里人的无情害死了聚孝义一身的大郎,大家无论如何,也是对不起长眠青山的老嘎叔咯。   就在这事刚过去了年把的时间以后,令大家没想到是,黑风寨根除鼠患的重大行动中,竟然无意中逼得甄慵主任家里的猫王花鼓,给活活饿死在鼠洞边的暖窝中,你们说这不是作孽是在做什么?自从猫王花鼓死了之后,甄慵心里便老大的不舒服,差点在他的心里给落下一个毫无来由的病根子。为了花鼓那事,甄慵主任在心里着实纠结了好长的一段日子,他老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又似乎没做错什么,翻来覆去地掂量着,就是安定不下心来。这不,他每天就那样无所事事地这里逛逛那里遛遛,满腹心事,愁容满面,叫村里人看了好不心疼。   忽一日,他正打村前头癞痢家的门前头走过,突然看见一只瘸头瘸手又瘸脚的小老鼠冲着他作揖打拱地叩拜他,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跟他说似的,他的心下生疑,便蹲下身子去,伸出手去将小老鼠捉在了手上,没想到那只小老鼠竟然乖乖地在他的手上安静了下来,不时地用哪张尖尖的,小巧的嘴巴蹭他的手掌心,让甄慵的心里觉得毛茸茸的舒服极了。看似小老鼠不经意的一个亲昵举动,在甄慵渐趋干涸的心田里搅起了大浪。这一漫不经心的微小动作,着实大大地抚慰了甄慵那颗受伤的心,他心下立马就喜欢上了手中的那只小老鼠,再也舍不得将它赶走了。他便小心地将它托在手心里,径直奔村东头的憨头小店买了一只做工精巧,油漆得五彩缤纷,霞光铮亮的铁丝笼子,将小老鼠圈养了起来。每天就那么坐在院子里,看着在笼子里活蹦乱跳的小老鼠想着他家的猫王花鼓。他在借花鼓的死,反思自己的工作在哪些方面还有漏洞,在哪些方面亟待改进。   寨子里跟他走得近的人,懂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在反思村委会的工作,不懂他的人,还以为他真是在躲着偷懒,只顾玩小老鼠呢。当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说甄庸撒手不管村委会的工作,只知一味沉溺在逗玩小老鼠的情境中,玩物丧志,有损村委会的干部形象,他根本就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村委会主任的传言,不几日,便传到了沙岭山乡政府的领导耳朵里,乡政府的领导们闻讯之下,迅速召集专门的会议研究黑风寨村委会的问题,并及时派出了整改工作领导小组,下派到黑风寨进行整改到位。于是,黑风寨里的鼠话故事便从此拉开了序幕,在黑风寨里闹起了轰轰烈烈的老鼠嗤山寨的风潮,搞得整个黑风寨里的人是个个自危,人心惶惶,寨子上下,无有宁日。原来,自从甄慵在黑风寨里领导开展了那次轰轰烈烈的消灭老鼠的运动之后,整个黑风寨里的鼠患算是暂时得到了根治,寨子里的那些个猫们,因为长时间地在寨子里逮不到老鼠吃,便都开始不安分起来,纷纷走出寨子,到村外的山岭间抓山老鼠吃去了。而那天甄庸收养的那只小老鼠,便是在那次的灭鼠运动中残存下来的漏网之鱼,幸存之鼠。   那小老鼠生怕自己在黑风寨里没有了立身安命之处,便赶紧在那天瞅准机会巴结上了甄慵主任,让甄慵主任给它撑起了一把保护伞,贴上了一张黑风寨重点保护动物的标签,每天跟着甄慵主任过上了一种衣食无忧,快快乐乐,优哉游哉的舒心日子。自从小老鼠远离了那种孤苦无奈,凄凉无助的生活以后,它在甄慵主任的佑庇下,小日子是越发地过得舒坦了,从那以后,它贪婪的内心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它的思想变得有些膨胀起来了,它不愿意自己只是成为甄慵手中的一个玩物,它应该有自己的思想,有属于它自己的一方天地,它不应该被甄慵成天关在笼子里,成了个十足的玩物,它是有生命的个体,要活出自己的精彩。于是,他就借助跟着甄慵有事没事在黑风寨里转悠的机会,跟老哈、老憨他们闲聊唠嗑的时机,极尽所能地来博取大家对它的同情与怜悯,希望人们能帮助到它,请大家劝说甄慵,让甄慵不要再将它圈锁在铁笼子里,禁锢住了它的肢体自由,给它一片自由的天空与领地。大家还真别看它是个瘸头、瘸手又瘸脚的小不点老鼠,它的心机可真是够深,够狠的的了。小老鼠通过一段时间的自我表演,终于赢得了老哈、老憨以及寨子里的人们对它的百般怜悯与爱惜,在老哈、老憨等人的极力撺掇下,甄慵表现得很不情愿,恋恋不舍地将小老鼠给从铁笼子里放了出来。   出了铁笼的小老鼠,这下可就自由了,它的作为就更加地大发了。它每天出没在甄慵、老哈、老憨等村委会领导的家门口,虽然它瘸头、瘸手又瘸脚,形象的确是不太好看,一副尖嘴猴腮的猥亵样子着实讨人厌烦,但是它的嘴巴叫人的味道却是特别地甜蜜,逢人就是送出一副甜甜的,虚伪的讪笑,让人猜不透它的笑意里面,究竟是藏了一把怎样的杀人钢刀。不管是在村前村后、村里村外,还是在村里的哪个地方,它只要碰到了村委会里的头头脑脑们,便都要作揖打躬地极尽献媚、阿谀之能事,一副十足的奴才相,把人哄开心了才罢手。即使它有时候在路上碰见了从山上回来的猫们,它也既不害怕,更不逃离,它有时还甚至对从它身边走过的猫们,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来。它的那种对猫们不理不睬的姿态,气的那些个猫们,在心里是恨得牙根痒痒的,恨不得追上前去将它一把抓过来给大家伙撕碎了,然后吃完了拉倒。但是,转回头来一想,要是大家真的把小老鼠给吃了,那村委会里的那些个头头脑脑们,他们不来报复我们猫族的这些个猫们才怪,到那时,大家可是要吃不了就得兜着走罗。因此,黑风寨里的众猫们只好忍气吞声,万般无奈地摇摇头,假装没看见小老鼠似地,任它在那里耀武扬威,自我陶醉,径直走到一边去做自己的正事,懒得搭理那个四不像样的小东西,小把戏。   其实,也难怪小老鼠近些时日以来,它的身上总是透出一种无端的怪异来。因为大家不知道,小老鼠先前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苦日子?早在老嘎叔当村长的时候,小老鼠也曾经凭着他的那张巧嘴和它四不像的身体特型,博取了老嘎叔对它的几许同情,老嘎叔给过它不少的施舍与恩泽。从那个时候起,小老鼠就盘算好了,自己必须借助老嘎叔的势力,才能在黑风寨的鼠族里出人头地,高出其它的鼠辈们一头。只是没承想,老嘎叔后来在村里人的撺掇下,养起了大郎和小郎那两条大狼狗,害得它隔三差五地走在老嘎叔的院子里的时候,都是颤颤兢兢慌慌急急地窜过,不敢在院中逗留,有那么几次,还差点让自己变成了大郎小郎它们嘴里的食物,舌尖上的佳肴美味。从此以后,小老鼠就开始自觉不自觉地嫌弃老嘎叔家的那两条大狼狗了。特别是那条样貌凶恶的大狼狗,它在心里是恨得牙根痒,巴不得有人来将大郎给打死了算了。因了大郎和小郎的原因,老嘎叔慢慢地忘记了先前的小老鼠,他的身边还曾经有那么一只既不讨人厌也不讨人喜欢的四不像小老鼠。后来,小老鼠为了躲避大郎小郎它们的攻击和迫害,便悄没声息地给躲了起来,它躲在了甄慵家的磨房里,在磨房的墙根下挖了个土洞给藏了起来,有事没事都不敢跑到外面去瞎逛,只在磨房里寻点吃的安心度日。它一心一意地在等待出世的机会。它相信自己得命运不会这么一直背下去,是一定会有出头之日,让它过上扬眉吐气的日子的。   后来,它的这个想法还真就差点一下子给实现了。就在老嘎叔死了之后不久,大郎小郎它们又因为在寨子里胡作非为,被大家给赶跑了的赶跑了,打死的打死了,甄庸也接替老嘎叔当上了黑风寨里的村主任。可以说是小老鼠的心愿就真的快要实现了,它准备出来和甄庸搞好关系,大干一场的时候,没想到它自己却给它的鼠族同胞给害的耽误了。自从大郎小郎没了以后,再加上黑风寨里又从来没有进来过一只猫,因此,在黑风寨里的鼠族们顿时疯狂起来了,它们肆无忌惮地在寨子里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无所不能。它们在每家每户的粮仓里做窝,在絮棉里取暖,在油缸里偷油,咬破了女人们的花衣裳,撕碎了孩子们的花枕头,尿湿了寨子里的人们留着节头上放的花爆竹,抢了猪食,扒翻了鸡汤,闹得寨子里是乌烟瘴气,一片狼藉。简直让人不堪忍受。俗话说,福之祸所伏,祸之福所倚。   鼠族们的无法无天行为早已激起了寨子里的人们心中极大的不满与愤慨,大家再也不能在那种永无宁日的环境下生存了,便一致商量要拿出一套治理鼠患的办法出来,治理寨子里的鼠患。因此,小老鼠们在黑风寨里的好日子还不到一年时光,它们的厄运就临头了。那年夏天,经过全体村民委员会决议,由村委会甄慵主任带领老哈、老憨他们去外地采购了一大批的猫仔运回了山寨,各家各户都养起了猫儿来,甄慵主任家的花鼓还成了寨子里的猫王。   自从那些个猫儿进村之后,老鼠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那些大大小小,花色各异的猫儿们,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时刻都在不停地寻找它们的天敌——鼠族们,来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那时候,这瘸头、瘸手又瘸脚,生相难看的小老鼠,幸好是将它的小家安置在了甄慵家的磨房里,再加上它偶尔出来透透风,喘喘气,碰上的也是那只这样不吃那样不吃,就连吃只老鼠也要挑那种身材周正,样貌好看,身体肥实的来吃的主儿,小老鼠这才得以幸免于难,从那场战天斗地,声势浩大,清除四害,剿灭老鼠的运动中幸存了下来。因此,那场史无前例的灭鼠运动,在小老鼠的内心里留下了永难磨灭的记忆,同样,那场灭鼠运动也给小老鼠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创伤,扭曲了它的鼠性,撕裂了它的鼠格,让它从这一只老鼠,变成了鼠族中的另一类老鼠。所以,小老鼠它最近表现出来的那些怪异举动,让人既猜不透也摸不着地尽犯迷糊,就再也不奇怪了。这小老鼠见自己在那次声势浩大的运动中躲了过来,就一门心思地在想,我是谁呀?这黑风寨里还有谁能比我更聪明,更懂得保护自己呢?如今,这黑风寨里的老霸王,老嘎叔已经死了,大郎和小郎它们也已经不在这个尘世上了,追随它的主人老嘎叔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目前应该算得上是天下太平了。更何况,前一阵子,猫王花鼓又因为它的那个坏毛病,爱挑食偏食给活活饿死了,寨子里的那些个散兵游勇式的猫族们,根本不是他小老鼠的对手,它应该抓住时机跳到前台上去,好好地展示一下自己,将它的那些个在土洞里琢磨出来的,土头土脑的处世哲学好好地宣传出去,发扬光大。   小老鼠为了达到自己内心要主宰黑风寨的目的,它便不择手段地周旋在甄慵、老哈、老憨及黑风寨里的全体村民中间,极尽所能地挑拨离间村委会的几位头头脑脑们,今天在甄慵这里历数老哈的这个不是,那个没道理,明天又在老憨那里数落甄庸是如何地霸道,在整个黑风寨里一手遮天,目中无人,我行我素,贪污腐化,良心丧尽。过几日,它又跑到甄慵主任那里对甄慵说道,那老哈和老憨两个人简直就不是个东西,你甄慵主任这么多年来是多么地关照他们,帮助他们,可他们两个人却在私下里说你的坏话,说你是如何地不要脸面,总是占寨子里的便宜,多捞多得,连一丁点的好处都不放过。于是,在小老鼠的百般挑唆与离间之下,原本如战斗堡垒一样的黑风寨村委会班子,在小老鼠的尖牙利齿的啃嗤之下,在它的花言巧语,甜言蜜语的蛊惑之下,黑风寨村委会这憧看似巍峨壮观,坚实的大厦,便在不经意间轰然地坍塌下去了,甄慵主任以及老哈和老憨他们那一班村委会的头头脑脑们,在全体寨民的的集体声讨声中,一个个被沙岭乡叫去接受了处理,他们被从头到脚给撸到了底,既丢了官,也被罢了职,同时,还被上级部门在经济方面给与了沉重的处罚,没收了他们的部分财产。   自从甄慵主任和老哈、老憨他们被上级处理以后,黑风寨里成了乱糟糟的一片,茫无头绪。在那种混乱的情势下,寨子里是人心散漫,各自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因此,就导致了黑风寨里村委会的班子,在一时之间没能够给及时地搭建起来,故而导致了在寨子里办事是了无章法,无规矩可循。寨子里的村民们房份复杂,大小不等,众人是你不服我,我不服你,要想解决寨子里的一个什么问题,几乎到了靠拳头说话的份上。面对如此的境况,黑风寨里的村民们在无奈之下,大家都公推小老鼠出来做了黑风寨的代理村长……小老鼠在当上了黑风寨里的代理村长以后,马上就发布了它上任以来的第一张告示,告示上是这样子说的:黑风寨里的全体村民们: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为了振兴我们黑风寨,宣传我们黑风寨,向外部世界推介我们黑风寨,让天下人认识我们的黑风寨,唱响我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繁衍的黑风寨,提高我们黑风寨的知名度,我们大家在今后,一定要注意重新树立起黑风寨的新形象。嘴里要讲黑风寨里的土话,甚至还要向我小老鼠看齐,适当讲一些人们听不懂的鼠话,让别人知道黑风寨里的每个人,都是学富五车,学问高深的人。大家还要写一些极具黑风寨的特色,土里土气的好文章,甚至是还要创作出一些如鼠形象的光辉人物出来,向外部世界展示黑风寨人的无尚情怀。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于是,鄱阳湖畔沙岭山上的黑风寨里,因了那只瘸头瘸手又瘸脚的小老鼠,把一个原本清风荡漾,生机盎然,泉清水澈,一片澄明的黑风寨,变成了阴风怒号,鬼气森森,土话连篇,鼠言乱语,怪事层出不穷的恐怖世界。后来,这发生在鄱阳湖畔沙岭山上黑风寨里的鼠话故事,就慢慢地流传开了,愈传愈远。 共 54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异常勃起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云南看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