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育儿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奇佳灵根

发布时间:2019-11-19 23:36:17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奇佳灵根

王天留下了周家少爷和那几个受伤的家丁,在村民们的欢呼声中回到了村子,并且嘱咐村里人先将那些受伤的人安置好,等会儿自己会亲自给他们治疗。

王天带着周家少爷来到后山,指了指后山説道:“想必你也没有历练过什么,现在我让你去后山打猎,今晚我们吃什么决定于你的收获,如果让我不满意,我想你也会不好过的,去吧。”

“大人,xiǎo人,xiǎo人没有打过猎啊,这,你饶了xiǎo人吧。”周家少爷瞬间傻眼了。

“还不快去,,,”王天随即变脸,气势如虹,周家少爷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只凶狠的饿狼盯上了一般,吓得他连滚带爬的向着山上跑去,生怕被王天秒杀。

打发掉这位周家大少爷,王天才缓步来到村里,顿时被几位老人围在中央了。

“我説,我説这位大人啊,您,您这么做只怕日后那周家来人报复啊,您得为我们村里人考虑考虑啊。”庄老爷子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番话来,话里话外有害怕王天的意味,更有责怪王天惹祸的意思。

“难道像你们以前那样忍辱负重就会活得安生了,不受人欺负了。”王天此时对于这几位懦弱的老人很瞧不起,説话也无所顾忌,冷言相对。

“可,可那样dǐng多是,是损失几个孩子和女人,不会,不会给全村招来杀生之祸啊。”庄老野爷子顿时恼羞成怒的説道,在这个村子里还没有人能挑衅他的威严,但他似乎忘记了王天是在帮他们,更是在为他们维护尊严。

“那你的意思是我多事了,我本不该管这闲事,让你们任由人欺负。”王天心里有些生气,但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説道。

“唉,谁説不是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庄老爷子一位姓陈的老人砸吧着嘴説道。

“你们放心吧,这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不用你们担心了。”王天拍着脑袋对于这些迂腐的老人实在没辙,他也不好发作。起身向着严肖家走去。

还没进严肖家的xiǎo院,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是严肖父母和几个孩子还有赤炎鹮珍儿的笑声,王天闻声心情很快好了,信步而入。

严肖父亲,严肖,陈浩和几个孩子围在一起看着几只被珍儿猎杀而来的山羊啧啧称奇,他们平时也上山打猎,但收获远远不如赤炎鹮珍儿的水平。他们几个dǐng多就是抓几只山鸡或者野兔罢了,就算是野猪那种大型猎物也是靠大人们挖陷阱设机关才能捕猎到的。

赤炎鹮珍儿此时从王天给的储物袋里拿出许多药材和严肖的娘一起去枝摘叶,打算收拾好了交给王天用于治病疗伤。

王天信步而来,更是惹得几个孩子很快围着他表功,叽叽喳喳的説着今天跟着珍儿上山的收获,显得特别兴奋,而他们心底更在意的是王天对那些坏人的惩罚和手段,让他们明白强者的好处,包括严肖的父亲也对王天刮目相看,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陈浩眼睛一转对王天大声説道:“哥哥,你昨天答应要当我和严肖的师傅,你可不能説话不算数哦,你教会了我们将来坏人再来我们也可以守护村子。”

严肖此时也和王天珍儿混熟了,不再有刚开始的怯懦,大着胆子附和道:“就是,就是,哥哥一定要教我们哦。”

王天笑呵呵的diǎn头説道:“好,我答应你们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不过我得摸摸你们两个的根骨适不适合练武。““哇,,太好了,那你现在就给我们看看吧。”严肖闻言激动不已,大声提议道。

王天笑着伸出手在严肖的的脑袋上摸了摸,暗自放出一股精纯的灵力探索其身体,但很快发现这xiǎo家伙并没有灵根,只适合武道,强身健体足够了,但不是修炼的体质。

王天也不好明説,思考半响才缓缓説道:“这样吧,我先教你一些练武基础,等你打好基础,就可以使用武器练习了,怎么样?”

严肖闻言,高兴的答应着,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王天看他这样也不含糊,手放在他的头上,将一部普通的武道心法传述到他的脑海,以便日后练习。

恍然之间,严肖xiǎo脸憋得通红,很快发现自己的脑海多了一份记忆,不由惊讶的张大嘴巴,连声道谢:“谢谢哥哥,陈浩一定认真练习,将武术练习透彻。”

“哥哥,哥哥,该我了,你看看我的根骨怎么样,适合不适合练武?”陈浩本来就活泼,一看王天给严肖传了武功,顿时急了,拉着王天的手摇着説道。

“好,那我给你看看。“王天笑着将手放在他的脑袋上,将灵力注入他体内探索,很快发现了不同,在陈浩丹田有一团看不清的气体,而且呈现乳白色,并且有一股阳光般祥和的气息。

王天脸上不由的露出惊疑之色,根据他对于人体的了解和灵力的存在方式思量一番再次探查,引导了一缕乳白色气体进入自己体内,很快发现这是一缕像冬日阳光一样温暖的灵气,并不灼热,而且气息纯洁,使人如浴阳光,能够使人很快清明祥和,而且还有平衡心态的奇效。

王天再次惊讶不已,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灵根,更没有听説过,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是不是我的根骨不好,哥哥,算了,我不练武了,我也知道自己身体不如别的孩子”陈浩观察着王天的脸色,心想肯定结果不太好,自暴自弃,但他的自尊心很强,不想让王天为自己为难。

王天闻言笑着拍了他一下説道:“谁説你根骨不好,我是看你根骨奇佳,是个练武的好料子灵根,想收你为我的关门弟子,但又怕你父母不答应,所以在想着怎么找你父母问问他们愿不愿意让你跟着哥哥啊。”王天一眼就猜透了xiǎo家伙的心思,笑着解释道,并且有心想收为己用。

“真的啊,哥哥,我,真的根骨很好啊,那我愿意。”陈浩被突然的惊喜弄得犹如做梦一般,但很快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那好,我现在就传你修炼的心法,只要你用心修炼,日后只怕比我都厉害呢。”王天也笑着答应,开玩笑,这么好的修炼灵根,他岂能错过。

“那弟子再此拜谢师傅,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陈浩比起同龄的孩子要懂事很多,从xiǎo到大父母对他打骂惯了,如今能有机会学习武功让他激动的很快跪了下去,在地上磕起了响头。

陈浩的家庭和睦,但父亲对他的教育就是巴掌加棍棒,所以养成这个孩子非常自卑,认为自己不如其他的孩子,要不自己的父亲怎么老打他。其实他并不知道那是他父亲恨铁不成钢,再加上他母亲也是个严母,不会惯着他,所以让他有些自卑。

王天笑着接受了他的跪拜,稍后才扶起他将修炼口诀以及心法传述到他的脑海并且嘱咐道:“每日早上日出之前到山dǐng修炼此功法,并且日日浴沐阳光,不可偷懒,你可记住了。”

陈浩发现脑海里忽然多出来的记忆,还不曾细看,闻听王天所言,认真的diǎn着头説道:“弟子记住了,一定不会让师傅失望的。”

“那就好,你们各自修炼去吧,我还有事要办,那几个打残的周家家丁要再不医治只怕会一命呜呼的,呵呵。”王天笑着打发走了两个孩子説道。

“那些混蛋不救也罢。”严肖父亲闻言满脸愤横的説道。

“大哥有所不知,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再説我也算是个医者,救了他们以后对你们侯家村也是有好处的。”王天笑着解释一番。

“大兄弟説的对,我们这些大老粗不懂这些。”严肖父亲讪讪的笑道。

王天笑了笑没有多説什么,而是对这木楼后面的珍儿喊道:“珍儿,你的药材准备好了没有,拿出来一部分,説不上等会儿有用。”

赤炎鹮珍儿很快出现在王天的视线,手里提着一个树条编制的木篮来到王天近前恭敬的説道:“主人真是好心肠,这些是我们下午采摘的药材,你照着属性便可以下药。”

王天接过珍儿提着的篮子説道:“嗯,不错,都是有些年头的好东西,麻烦你了,那我先过去了,你和严肖他妈妈在家里做饭吧,要多了解这儿的风俗习惯。”

“嗯

,珍儿谨记少爷吩咐。”赤炎鹮珍儿恭敬的答应着,活像一位仆人。

王天随意嗯了一声转身看着严肖父亲説道:“走吧,大哥,你带我去看看他们,我还有话要问你呢。”

“哦,好,好,走,大兄弟。”严父有些受宠若惊,他看到了珍儿对王天的恭敬,心里更是暗自赞叹,此时再听闻王天所説的话语更是激动不已。

他们出了严肖家门顺着xiǎo溪向庄老爷子家走去,那些受伤之人都被安排在他家里,他家里有儿子儿媳和孙子,但都搬出去住了,家里就他一个人,倒是地方宽敞,而且他威望极高,不用上山打猎就有孩子和村民孝敬。

在路上王天问了很多严父村里的情况,王天突然觉得这个村子不能让那几位老人做主,不然以后会更加没落,想了想觉得陈浩不一般的体制觉得陈浩父亲也定然有所不同,决定让他来驾驭这个侯家村,但他需要给他一些本事,这样想着来到庄老爷子木楼前王天对严父説道:“大哥,你速速去吧陈浩的父亲叫过来,就説我有事找他。”

“哎,我这就去,你稍等。”朴实的矮个汉子将王天当成了主心骨,觉得王天对他的娃儿,对他们整个侯家村都是恩人,怎能不听人家的吩咐。这般想着他飞快的跑着去找陈浩的父亲了。

王天进入庄老爷子家木楼,轻车熟路的来到宽敞的二楼,看到六七张床上躺着哼哼唧唧乱叫的几个家丁,而庄老爷子也忙得不行的不行,一会儿上药倒水,一会儿给接尿擦血,还不时传来那些家丁的叫骂,庄老爷子都笑呵呵的应付,真是个糊涂老人。

王天皱了皱眉头大声説道:“都给我老实diǎn,别以为这侯家村好欺负,不然你们全都得死,,,”

王天话顿时让这些可恶的家丁都乖乖闭上了嘴巴,而且眼里满是惊恐。

庄老爷子看到突然出现的王天,赶紧跑过来作揖:“哎呀,我的王大人,您可不能啊,他们要是在我们这儿有个好歹,我们全村人都得搭上xiǎo命啊,您还是消消气。”

“糊涂蛋,现在已经将他们得罪了,你还怕什么,有事情我给你们dǐng着,这个世界就是以拳头説话的,我就不相信他们敢乱来,你问问他们平时靠什么为虎作伥,还不是以实力説话。”王天看着这位庄老爷子训斥着,説这番话与其是説给他听得,还不如説是説给那些狐假虎威的家丁们听得。

闻听王天此言,那些家丁更是大气都不敢出,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心里惊恐万分,知道这是他们平日里欺负人的报应。

庄老爷子不知所措,觉得王天説得在理,但又怕王天走了之后那周家的人报复,一时心里忐忑不安,站在王天身前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好不尴尬。

“好了,你出去吧,我给这些家伙看看,应该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会儿陈浩的父亲来了让他上来一趟,我有话説。”王天语气缓和几分对这位老人説道。

“唉,唉,我这就下去看看,你给他们仔细看看,谢谢王大人了。”庄老爷子就坡下驴的答应着下楼去了,这位老人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当初对王天的称呼是xiǎo伙子,后来救了他儿媳妇的病他又叫王天是xiǎo兄弟,如今知道了王天的强势,喊王天为王大人,着其中的差别就看出这位老人的处事圆滑。

王天不在意这些,即便在意了也会嗤之以鼻,在这个世界实力才是一切,不像在王天灵魂所在的地球,这样的处事或许讨人欢心,但这里还是拳头説话的地方。

王天挨着查看那些家丁的伤势,还真都是些皮外伤,流的血倒是挺多的,也有被砍得掉了些皮肉的,但都不碍事,王天只是象征性的给他们输入些木灵力,恢复伤口,组织继续流血,即便如此也让他们感激万分,这比起在他们金龙镇的那些郎中和家族医主的效果强太多了,而且经过王天的治疗他们明显感觉到身上的灵力顿时精进了几分,这让他们更是将王天当成了世外高人,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云南治疗早泄费用

贵阳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蕉岭县人民医院

肇源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最快
小孩发烧
宝宝嗓子发炎反复发烧怎么办
7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