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育儿

天乙看宋庄堕落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1:53

  天乙:看宋庄堕落

  宋庄前不久组织了二、三百人参加的游行,有人称之为 艺术行为 ,亦有人理解为某种有关艺术家权益的别样诉求。 好在信息发达,短短数日,游行场面、仪式、花絮乃至标语口号甚至前些时病危引发全国艺术家、艺术机构和民众踊跃捐款救治、而今病愈出院的诗人何路激情洋溢的讲话,传遍了艺术站。 我在纷纷扰扰的有关宋庄游行图文后面的留言有这么几条(大意): 1.宋庄总是会发出响动的,偌大一个 艺术群落 要是没有不同凡响的响动,那就不是宋庄了; 2.贾君鹏,饭都凉了; 3.贾君鹏,不是已经回家了吗? 4.吞下一只苍蝇,当时那么多艺术家、艺术机构捐款为何路治病,筹资额度不算小,他怎么只知道向宋庄党委政府鞠躬? 众所周知,宋庄是当年圆明园艺术家长途跋涉停留下来并逐步发展起来的一个 艺术群落 ,可以肯定,当年的圆明园艺术家是抱着纯粹的艺术精神甚至对艺术的景仰和执着来到宋庄的----这很像当年红军抱着理想离开瑞金历尽坎坷到了延安一样。可是,十五年以后,艺术的追求除了拔地而起、延绵不绝的艺术家工作室和充满现代氛围和庄严色彩的展览馆以外, 艺术 早已变得漂浮不定了,只要看看宋庄各色艺术馆、展览馆很难 刷新 的展览,以及门可罗雀的展厅,就可以看出宋庄的艺术行动的暗淡。但是,宋庄却时刻充斥着兴旺与热闹,那就是来来往往的画商以及围绕周围的一群一群的画家,热气腾腾的酒馆和幼稚滑稽的各种 会议 ,近乎宣泄的 春游 般的艺术行为。总而言之,宋庄这个有着 光荣 艺术传统和崇高艺术理想的 艺术群落 ,悄然滑向一个自给自足、以生存及其质量为最高宗旨的社区,滑向一个前店后厂、自产自销的 美术专业市场 。 宋庄的 三个代表 相当发人深省:胡书记代表先进生产关系,栗宪庭代表先进技术,何路代表宋庄艺术家。这种策划和思路再次暴露出宋庄社区的梁山风格与荒谬逻辑,再次暴露出宋庄部分画家的卑微心态。 谁都知道,胡书记旨在文化造镇,创造不耕地、不冒烟的GDP,同时也响应他的上级关于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号召,做出一点儿业绩罢了,要说胡书记代表着某种生产关系,那也必定是一种生产既定模式、合乎国家标准或者某种品牌的 文化产品 的生产关系,是否先进,尚有待论证----虽然宋庄比较正式的艺术活动胡书记都坐在主席台上。 栗宪庭同志作为开发宋庄的先行者,已经声明自己 看不懂 ,更何况技术换代日新月异,当年的技术权威今天未必就能够继续掌握先进的生产技术,除了策划某些商品定位和销售卖点,或者利用名人效应起到代言人作用----因为艺术绝不可能永远存在于某种理论之中,永远掌握在某个理论家手里。 至于何路代表艺术家就更离谱了,据此前传递出来的何路的身份,他应该是一位自由的、贫困潦倒且营养不足的诗人,经历一次病危和社会救助以后,一跃成了 名人 ,这次充当宋庄艺术家的代表,慷慨激昂,山呼万岁之余,面对政府,感恩戴德、阿谀奉承,成了追求 买房买车 理想的呐喊者,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众多捐赠者绝对不是希望何路如此这般的精神抖擞! 宋庄的生存环境的确存在很多问题,正如这次游行中艺术家提出的那样,但是,这样的问题显然应该通过别的途径乃至法律的途径,通过非运动式的方式来解决,用 艺术 的途径或者庸俗的方式加以诉求,未免不大合乎艺术家的身份,有损宋庄的形象。我敢肯定,只要宋庄把胡书记当成先进生产关系的代表,胡书记一定会不遗余力地解决宋庄艺术家面临的若干具体问题。如果仅仅限于这样的追求,深圳大芬村已经有很好的经验可资借鉴,在国内其他园区也有比较现实的经验。 宋庄已经堕落。 2009.11.2.重庆.北部新区

社会
房产纠纷
体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