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美食

笔尖爱风雨情系三里坡小说征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39:14

历史上一个大乞丐的故事,被一个写戏的搬上舞台,竟成了一个经典剧目《王花买老》。戏中讲了一个衣衫褴楼、蓬头垢面的大乞丐沿路乞讨。这天乞讨到王花门前,乞丐晕了过去,被正要出门的王花救回家里。当王花得知老人家无依无靠时,王花就和丈夫商量认老人做父亲,丈夫同意后,小夫妻双双跪倒在老人膝下,请求收下他们做儿子儿媳,老人心想哪有这等好事,犹豫间拗不过王花夫妇一片诚心,便答应了。从此老人再不去乞讨,王花夫妇也有了天,一家人虽吃了上顿没下顿,但快快乐乐的。王花出去给人家洗衣做针线,挣一碗饭也舍不得吃,带回家中给父亲吃。因此自己常常饿着肚子。丈夫给人家扛长工挣一些碎银给老父亲和妻子添一件半件衣裳,自己却是穿不暖。三年过去了,老父亲突然提出要离开,王花夫妇莫名其妙不知哪里不周,跪倒含泪问老人:“父亲!我们不孝,让父亲受苦了?”老人颤声道:“儿呀!不是你们不孝,是老父我该走了!儿呀快快起来随老父走吧,老父舍不下你们?”王花夫妇心想,老人家或许是在家呆闷了想出去散散心,也罢,他一个人走咱们也不放心,不如陪伴着他三个人相依为命相互还有个照应。王花叹声道:“好吧!父亲你一人出门我们还不放心,我们陪着你,待我收拾一下咱们就起程?”老人激动道:“好好!儿呀!什么也不带咱们起程吧?”  有谁料想到这老乞丐竟然是皇朝大臣八千岁,微服私访民间,化装为老乞丐遇上一家好心人王花夫妇,行孝三年有余,自己还吃不饱却不曾饿着他,为奖赏这对夫妇的孝恩,老人把王花夫妇带回皇朝,给予赏赐,从此衣食无忧安享天伦。王花买老捡了个天大便宜,传为佳话,写入戏剧,成经典剧目,从古唱到今。而今天天下又一个大便宜又被一个王姓家的捡了,此事实为巧合?还是上天有意安排?待我慢慢讲来——风雨情系三里坡。  却说一个寒冬之夜,人们早已进入梦乡。  黑咕隆咚的深夜里,一家破屋子的窗纸上透出几丝光亮,一盏葫芦状的玻璃煤油灯挂在泥皮斑斑脱落的墙壁上,一道被灯光燻黑的黑柱子见证了它的日久性。半明半暗的灯光下,王银楼姐弟六个围着土炕傻愣愣地看着破席上躺着的父亲,母亲哭泣着紧紧抓着父亲的手:“他爹,有什么要交代的你就交代孩子一下放心去吧?”  父亲强睁双眼,看了一眼七高八低的孩子们长长叹了一口气,离世而去。母亲一声:“孩子们,你们的爹走了!”  全家人哭作一团,王银楼只记得他们的父亲是怕他们被饿死偷了几穗玉米,被打伤没有及时医治而病死的。为了父亲的棺木,十五岁的银楼放出话去,谁埋了她爹她嫁给谁?  村里又一王家,生有一子,眼看三十大几,貌似李逵,无人看上,夫妇俩整天为儿发愁。一听说银楼放出这话,夫妇俩便商量凑钱给银楼,东挑西借凑足二百元送到银楼家,立下字据,十八岁后成婚。  其男人并看不起贼人的闺女银楼,又碍于自己的面貌丑陋,这桩婚事不愿意也得愿意。三年后,二人马马虎虎地结了婚,稀里糊涂地过着日子,品尝着辛酸苦辣,共度着风霜雨雪,应验着老辈人的话语:“就那样凑合着过吧,人呀,怎么样不是一辈呢!”  那男人叫王长明,一身的力气蛮劲。体力活自然没话说,就是那股子牛脾气让银楼受不了,他本就看不起她,一着不顺心便出口一句:“宁肯饿死也不去偷人!”为此一句话,银楼偷偷哭过好几回,跑回过娘家。无奈自己有立下的字据,这一张字据像无形的枷锁牢牢地拷在了她的脖子上,她永远是他的老婆。  备受男人看不起的银楼,又被一个院子里的婶娘欺负,不是笤帚没有放对地方,就是脏水倒错了地方,天天寻事,天天吵架。银楼没法离家出走,一路啼哭。跑到三里坡,突然天变,雷声滚滚,电闪雨下,她一脚没有踩稳,从坡上滚落沟里,像一条大泥鳅躺在了泥水里。  雨越下越大,沟里水流成河,眼看要把这条大泥鳅冲入深水沟,就在这时,银楼的姐弟们冒雨前来寻找,这才使银楼捡了一条命,也验证了老辈人的一句话:大难不死定有后福。而银楼就此和这三里坡结下了不解之缘。  王家峪三面环山,独门独户,四不通八不达,只有村南一个出口,出口三十里是三里坡。上了坡在下三里坡,才见村落,所以王家峪人无论去哪,三里坡是必经之路。三里坡坡陡路窄,怪石嶙立,远远望着那怪石犹如有人站在那里一般,知道的人知道那是一块怪石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就是一个人,因此有人叫它鬼石,由于有鬼石的叫法,三里坡也就有了鬼坡的别称。坡上有一老辈留下的石屋子,是专为往来行客背风背雨歇脚的用的,石屋子门前,有一块四尺见方,半尺见厚的石桌,石桌下有四块石墩,供行人伴客坐谈。只因出了一件怪事,便把三里坡神话起来。说是有一个赌棍,在村里赌的不过瘾了,便跑到六十里外的县城去赌,这日夜晚那赌棍赌完回家,上了坡上,便看见石桌旁已坐三个人,石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那三个人也看见赌棍后说:“三把差一把,客官何不再赌个痛快?”赌棍不假思索道:“好呀!我其他不想,咱就喜欢个赌字。”于是四个人便又赌了起来,赌着赌着不觉到了鸡叫时分,那赌棍手气倒也顺溜,局局赢,就在他喜声一句:“又乎了!”天色已亮,一看傻眼了,那三个全是死人颅骨,那赌棍四身不顾撒腿就往家里跑,回家没有三天便死去了。赌棍的家人以为赌棍得罪了什么魂灵,便带上供养到坡上去赔罪,那石屋子便成了“老人家”的神地,被人们供奉起来。  王银楼被她的姐弟们救起,抬上三里坡的石屋子里,一阵哭喊,银楼醒了过来,那眼泪刷刷地落,姐弟们也跟着哭骂起来,银楼哭道:“你们还是回家去吧,别管我了?”  她哥说:“你不回家去哪?一个女人家能到哪里去呢,跟我们回家吧?”  银楼坚决不肯,她哥看她那样,给弟弟们使了个眼色,二弟精明,冒雨跑回村里,二话不说打了王长明一顿,留下横话:“我姐如有三长两短,你十试试?”  王长明心里清楚,此时的银楼不是小闺女的银楼了,她的哥哥弟弟都长大了,这还是一个小舅子,要是兄弟们都上手那还了得吗!王长明惧怕地跟着小舅子出了三里坡,看着银楼湿漉漉的模样,霎那间涌起一丝夫妻心肠:“银楼,跟我回家吧?”  银楼又哭道:“我爹是偷过人家的玉米,要不你还没有老婆呢,我早就饿死了?”  王长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大张嘴说不出话来。  银楼泣声道:“哥,今我对着咱家人说一句话,我为咱爹才嫁给他,不曾想受了他们许多的气,算了,咱是贼的闺女,这黑锅就让我一人背着吧,我也不想再去受别人气了,别人气你们当是好受的吗?我就带着俺孩俺娘们家滚日子过吧?”  “什么?”石屋子里的人都愣怔起来。  银楼看着眼前的姐弟们,一个个气愤的样子,心里如一根圪针抖动,叫她左右为难。再看看那个本看不起她的男人,更是有一种莫名的苦,于是没好气的冷声道:“惊奇什么?我是有孩子了,贼的闺女要生贼孩子。哥,从今往后我与你们一刀两段,我就带着这贼孩子熬日头,无论怎么着也不会连累你们了,都走吧?我就和俺孩住这儿了,这三里坡就是我的家。”说完大张嘴哭起来。  银楼的哥作难了,这石屋子炕没有,锅台没有,妹子怎么住呀?“不行,好俺的你呀!你这不是在打哥的脸吗?”  银楼泣声道:“怎么不能?没有炕我坐着睡,没有锅台我架柴烧饭,我就是宁受罪也不受气了,都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她哥知道这妹子性格倔的很,她心想怎么地是谁也不听的,就像一头犟牛,拉不回头。哥很为难地看了看银楼,她早已紧闭双目,沉了脸。他知道这个时候是谁也不能再多嘴的,再多嘴不知着妹子又做出啥事来?他只得叫出兄弟们商量道:“也好,就让她躲几天吧,咱虽是姊妹们,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家务事,咱也不能硬插手,咱家里还有一副破门扇,摘下给她送出来,支张床,我的褥子也不铺了给她送出来,被子了咱伙盖着,也给她腾出一支来,咱总不能让她睡就地,再说她有身子了,弄着就不好了?”  兄弟们他是老大,他说了算,兄弟们忙着回家搬东西去了。  那男人听了银楼的话,愣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有孩子了,他要做爹了,他后悔不该贼贼地说银楼,有了孩子才知道有老婆,难道我的孩子也是贼的孩子吗,我自己也是贼吗,我好糊涂呀!他自责地看着自己的老婆,赔情拉不下脸面,道歉低不下男子的头,他很难为情地蹲在石屋里,退不是,留也不是。  银楼就在这三里坡住了下来,要说这银楼也是个能人,三里坡由于离村里远且路又难走,几块田地便荒芜了,银楼问清了户主,说好了条件,便养种起来,有住处,有粮吃,没有闲事是非,没有邻家搅混,息息心心,三里坡也似仙地一般,银楼看着那气色就养回来了。  眼看着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那男人怕失去老婆孩子,天天往三里坡跑,好话说尽,银楼就是看也不看他一眼。  十月怀胎,偏偏大风刮起,银楼自己把孩子生下,用牙咬断了脐带,默默祈求老天成全,是死是活全由俺娘们的命了。她抱着孩子,听门外大风呼叫,心想,难道这孩子命中注定大难不断吗?她虽没有上过学,没有念一天书,不识一个字,却也听说过祸福相依,人呀都靠得是撞撞运气!于是,她给这孩子起名“风生”。  石屋里有了婴儿的哭声,三里坡不在孤寂,幽幽的烛光下,银楼剪着破衣裳,缝补着尿被被,嘴上不住地给宝宝说着话:“妮儿呀,妈没有本事,让你生在穷命里,盼俺孩长大后嫁个有钱的人家,妈不想沾俺孩什么光,俺孩好过就是。“母亲的祝福往往是很灵验的,但风生长大后有福气吗?  山村里的人闲来无事,最能说闲话,操闲心,管闲事。银楼带着孩子住在三里坡,搅舌根的便凑到一起说起闲话来,什么银楼是不是也和鬼们一起呢!那孩子是不是和鬼生的!再不就是有个野男人跑着呢!不然她怎么不害怕呢!这话传到了婆婆的耳里,晚上临睡时。娘们家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第二天一大早,那男人跑出三里跑,看着门板床上卧着的女儿,一股做父亲的喜悦涌上眉头,他返身走出石屋,去坡地里找银楼,两个人坐在地头,商量起回村的事来,银楼哭着道:“俺在这儿就好,你愿意的话,你在找个女人,我们离。”  那男人心里着急了,这不是再抽我的巴掌吗,我不是没人跟才娶的你吗!  银楼不再理他,自顾去干活。那男人回家卷了铺盖也来到了三里坡。  且说这三里坡,平常连只鸟儿也不待的地方,如今或两只,或一群,欢闹个不停,无疑给这三里坡多了一些生机,银楼的家又成了来往过客的歇脚驿站,只不过有了一碗热水解渴喝,人心都是肉长的,过客们把买的好吃的给小风生留一点,或者带出一些不穿的小衣裳,风生也就在这众人的呵护中往大里长。就在风生跑步走的时候,银楼第二个女儿也来到这三里坡,生她时天偏下着连阴雨,银楼边叹息着自己孩子们怎就一个个都是这般命运的同时,边默默祝福着孩子们他日都有一个好的去处。她给孩子起名雨生,以后分叫大妮、二妮。  三里坡又多了一个生命,也多了一张嘴,银楼满月后,开始去捡破烂。那男人看着大妮该上学了,又给银楼商量回村的事,银楼让他批地方盖屋子,离开那个让人伤心老院子。  两口子开始了漫长的修盖日子,这期间又有多少辛酸多少罪,也就只有他们两口子知道了。  老辈留下又一句老话,一个人有多大的罪,便有多大寿,落巢三声造就了。  那男人凭着一身的蛮力,自己开石窝,打石头。银楼弟兄们也帮着抬石头,整整打了三个月的石头,才打够三眼窑洞的石头,等到第二年南北城时敢修盖,才请匠人,问小工,碹起三眼新窑洞,第三年,用木匠装修好门窗,在外面看也像了个家的样子,草草地盘了盘炕,赶到入冬时,银楼娘们才回了村。  乡下有一句老话:穷不修盖,富不迁坟。这三年修盖下来,使得就是贷饥荒也要修盖的银楼不光囊中空空,还贷了很大的饥荒,钱是人挣的,饥荒也是人贷的,两口子为还饥荒,走村穿乡,套着毛驴拉着平车捨破烂,常常是早出晚归,受渴挨饿。好不容易捡破烂换点钱好还饥荒,岂料大妮也因吃不因时,喝不因时,饥一顿饱一顿的身上起了火,喉咙长了大疙瘩,吃不下饭,咽不下水,瘦的皮包骨头不成样子,眼看小命快要丢掉。银楼的哥着急骂道:“死人,还不快送医院看看,等什么呢?”银楼坐在炕头,紧紧抱着大妮,呜呜地哭泣道:“哪有那么多钱呀,捡破烂卖的钱一点一点地都换了饥荒了!”银楼哥听了听,立马跑出去找村里相好德厚的借了钱,给了银楼说:“拿着有多少算多少,先顾眼下!”那男人拖起大妮背在背上就往县城里跑,那时候,路不好走,交通又不便,那男人背着大妮爬上三里坡,旧地重来,不觉心酸,稍微换了口气,背着大妮下了三里坡。  三里坡离县城还有六·七十里地呢,那大妮幽幽的气息,吹拨着他的心,只要他的脸上还有凉意,我的孩子就还活着。 共 2096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怎样诊断泌尿结石
昆明癫痫研究院
云南哪里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