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汇信息网 > 美食

绝世邪君 第六百一十二章 幻术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6:43

绝世邪君 第六百一十二章 幻术

之后,是封痕、洛雪娴、书中玉……这些种种的种种,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人,不断的在他眼前闪过,每一幕都是令他痛不欲生的画面。

那些他生命中,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他心碎了,痛苦的跪在地上,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沒用,恨自己沒能够守护住这些他珍爱的友人。

在结界外,众人看见秦石的癫狂纷纷大惊,他们是无法看见秦石所见的幻术,但是他们能够看见的是,秦石三天之境疯狂的攻击,每一道攻击都令整座结界在颤抖。

“这秦石,究竟看见了什么?竟然做出这么大的反应?”

“不清楚,不过这幻术,对经历越丰富和充满故事的人,所造成的影响越为强大,看來这秦宗宗主的身上,充满了令他痛不欲生的故事啊。”

麟妃和方欣三姐妹,看着秦石的疯狂,和痛不欲生的模样,心底莫名的感到心疼。

捏紧的玉手,关节处微微泛白。

“这个小家伙,这些年究竟经历过什么,真不敢想象他是如何顽强的生存下來。”

沒有人知道,秦石的这些年,是多么的痛多么的伤。

那一次一次的生离死别。

最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仍能够保持着正能令的心,不在修炼一途中迷失本心,这是难能可贵的事。

“你们看龙白,他已经克服幻术,朝着结界内部前进了。”

“嗯,这肯定,龙白从小到大,在龙族受尽尊重,只需要专心的修炼就行,沒有过什么痛苦的经历,所以这些幻想对他根本沒用。”

龙白杀入结界,一切的障眼法,在他面前形同虚设,第一枚元气珠已经被他找到,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临行前,他朝着痛苦的秦石不禁冷笑:“哼,和我争,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不自量力。”

在幻术中,秦石的神智已经开始崩溃。

有一些他明知是虚假的画面,却让他甘愿沉醉。

“嗡…”

而就在这时,一声剧烈的嗡鸣,从秦石的识海中响彻,玄天古阵剧烈的旋转,朝周遭散射出刺目的金光,在金光笼罩下所有的幻术突然晃动,一时间在秦石的眼前土崩瓦解。

令他疯狂的身躯一僵,停在原地。

此时,他已是汗流浃背,突然回到现实中令他感觉无尽的空虚。

沒人能够理解,那种看见生死相隔的挚友,再次从自己眼前消失的痛苦。

不过这时,一幕不同于之前的幻术,从玄天圣经的中央展开,如三月的桂花包一样,满满的春意沐浴在秦石身上。

咻…

咻咻咻…

幻术中,先是浮现出,他生命中最在乎的三个女人,书中玉、沁雪心、玉罗刹、之后是诗兰,洛雪娴、是封痕、麟宇和苏铭这些兄弟,以及他的所有亲友们。

“石头,上穷碧落下黄泉,你说过你会來找我。”

“知我意,感君怜

,此情须问天。”

“我在等一天,一天能够放下所有的,在你身后做一个幸福的女人,你许诺过我。”

沁雪心,轻扶着秦石的脸颊。

“臭石头,是不是趁着姐姐睡觉,你又祸害良家小姑娘了?我告诉你,给我好好表现啊,否则等到我醒來以后,我要你好看。”书中玉挥动粉拳。

“你背后所有的冷箭,交给我。”

“石头,快瞧,这是我们的孩子,你说过你会在孩子出世的那一天,陪伴在我的身边,你要做到。”玉罗刹的温柔,如一缕轻盈的月光。

“石头,你的终点不应该是这里。”

“石头,坚持啊,你说过你要守护,你要守护所有人。”

“石头………”

“石儿………”

“大哥,石头哥………”

无数的呼唤,无穷的柔情。

“大家………”

这幻术下,秦石哭了,他哭的很憔悴,之前波动的情绪渐渐消失,如沉落在千万米的深海之中,周围只有无穷无尽的平静。

“是啊,我的终点不是这里。”

抹去眼角的泪痕,秦石的气场转变。

“大家,对不起,我错了,刚刚是我错了,接下來再也不会了,我说过我要守护的人,我说过我要拯救的人,一个也不会失信,大家,请再相信我一次…”

轰…

顺势,结界中的幻术剧烈晃动,生生被这股恐怖的气息驱散。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们失望。”

黑眸猛然瞪开,秦石眼前的幻术消散,再次出现成结界中的画面。

秦石不在疯狂,令结界外的众人一惊:“他,他竟然克服幻术了?”

“怎么可能?这是多么可怕的意志?”

麟妃的美眸泛红:“我就知道,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秦石深深的吸了口气,嘴角苦涩的轻笑,从识海中找到玄天圣经:“小家伙,这一次,谢谢了。”

他知道,最后的幻术,并不是这结界所造成的幻术,而是玄天圣经通过逆流结界,从他的识海中对其展开,是一份真情流露。

他在结界中环顾:“耽误了这么久,接下來是时候大干一场了,一个亿的赌资要是赢了的话,应该能帮邪魔恢复一点…”

“咦?”

但这时,他的目光突然停滞,朝左侧的方向望去,在那个方向传递來滚滚的戾气。

“好恐怖的力量。”心底一惊,秦石退后几步,旋即他的神色一变,一道曼妙的娇躯,正沉溺在幻术中挣扎:“是她?”

沒错,这娇躯,正是郭族的郭丹阳无疑。

幻术,之前也说过,它的强弱程度,完全取决于个人的经历,就是说如果刚落生的婴儿,沒有过任何的世间阅历,幻术在其面前将毫无功效。

但是相反,对于人生坎坷的人,只要有那么一个痛苦的点,这一点将会被无限倍的放大,犹如刚刚的秦石。

显然,郭丹阳也是一样。

“额啊啊………”

郭丹阳在原地疯狂的嘶吼,美眸瞪大的已经出现昏阙现象,可见她所看见的幻术令她多么恐惧。

“应该是那三年的事,让她无法走出來吧?”秦石默默的轻哼,想起自己刚才的痛苦,喟叹一声:“虽然这丫头之前总是和本少作对,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孩,本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帮帮她吧。”

大手一挥,一抹金光成飓风状,将郭丹阳四周的幻术驱散。

顺势,郭丹阳的美眸凝滞,噗通的跪在地上,连续喘上几口香气,娇躯不断的颤抖。

“你沒事吧?”秦石上前去扶她。

唰…

而这个瞬间,郭丹阳猛的仰头,血红色的美眸死死盯紧秦石,一抹无与伦比的杀意呼啸而上。

秦石皱了皱眉,他真切的感觉到,郭丹阳是真的想要杀他,而且是那种源于野兽兽性的杀意。

砰…

就在秦石失神中,郭丹阳猛的起身,玉手一把勒紧秦石的喉咙,令秦石神色骤变,手中迅速聚力,欲要挣脱郭丹阳。

不料,郭丹阳的力量数倍提升,这股力量给秦石的感觉,甚至丝毫不亚于龙白,硬是将秦石挣扎的手臂挡下,生生将秦石按在地上。

看台上的众人大惊:“石头…”

轰隆…

秦石被重击在地,噗一口鲜红的血迹喷出:“该死,这丫头哪里來的这么大力气?”

秦石咬紧牙关,这时郭丹阳的攻击再次逼近,令他不敢大意的迅速翻个身,一个箭步跃开。

“喂,你到底有完沒完?”

“杀………”

一声杀字,令秦石一惊,他猛的想起什么。

“这感觉,是魔?”这一幕,秦石无比熟悉,曾在他的身上,和封痕的身上都有过体现。

为此,他的黑眸一睁,一抹灵魂之力深入郭丹阳的肌肤,但令他再次大惊的是,他从郭丹阳的体内寻觅,却沒有找到丝毫有关魔物的东西。

“沒有?怎么可能?”

秦石心里糟乱,而这时郭丹阳根本不容秦石放松,如鬼魅的速度加上恐怖的力量,呼啸的指向秦石眉心。

“该死,她已经失去理智了,看來只能动用邪魔的煞气,才能够阻拦住他,希望邪魔回來别和我翻脸吧…”

他可顾不了那么多,在耽误下去小命都沒了。

“凝…”

一抹煞气在左臂升起,顺势将逼近的郭丹阳缠住。

果然,郭丹阳刚触碰到煞气,疯狂的娇躯突然放松下來,美眸中的血色渐渐淡去,恢复黑色。

“我,我这是在哪?”郭丹阳瘫倒在地的颤道。

“你沒事了?”秦石松了口气,将煞气收回:“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差一点要了我命…”

“是你救了我?”

“不然呢?”秦石沒好气的冷道。

“谢,谢谢你。”未料,这一次,郭丹阳沒有在和秦石拌嘴,反而是很真挚的冲秦石道谢,能看出來她刚刚真的被吓坏了。

秦石愣了愣神,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算了,能告诉我,你体内的魔性是怎么回事吗?”摇摇头,这才是秦石关心的事。

听闻此言,郭丹阳惊慌:“什么,什么魔性?”

“就是之前,令你神志不清的东西。”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些也和你沒有关系…”郭丹阳声音冷道,异常警惕的盯着秦石:“你,以后离我远一点…不要以为,你救我一次,就能够接近我…”

言罢,她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落荒而逃。

独自留下秦石一人,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不管郭丹阳怎样掩饰,他都能够确定,在郭丹阳被封闭的那三年中,一定和魔族脱不了干系。

“这事,等邪魔回來,必须要查个明白,说不定还会和溟组有关。”秦石在心里默默决定。

接下來,他沒多想,而是举目朝结界的深处望去:“不过现在,首先要做的是赢了这场比赛,一个亿的灵石,这个动力,应该足够了。”

言罢,无形的精神力再次溢出,充盈在结界中的每个角落。

“已经被人找去这么多了吗?”感应着只剩下八百左右的红色光点,秦石轻轻一笑。

“接下來,扫荡开始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医保卡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好挂号吗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费用高吗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挂号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